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剑一川

作者:第一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五神天尊最新章节!

    “孔木,你连你师姐都不放过?”虚远大帝黑着脸。

    孔木无语,但辩解道:“师尊,徒儿前来,你二话不说就把徒儿扔进什么荒域,还去查什么齐崶大帝,你考虑过徒儿的感受吗?”

    孔木演技一向过人,此刻想都不想,脸上便是涌出一抹愤怒和不公。

    虚远大帝则笑看他表演。

    “徒儿可是监察圣尊!四界都拥有检察权,徒儿也算是一号人物了!结果你把徒儿扔进荒域?不公平!”孔木说的慷慨激昂,义愤填膺。

    “那你也不能调戏师姐,你这是胡闹!罚你搬山千年,千年过后再说修行。”虚远大帝袖袍一挥,已经敲定。

    孔木瞪眼。

    然后眼珠子一转,开始装可怜。

    “唉,我是个没人疼的徒弟啊,和飘雨仙尊一战,那么多师尊都不出来帮我,害的我险些身死!我为了什么?我为了谁?我还不是为了芸芸众生……”

    孔木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虚远大帝都被气的一翻白眼,“行了行了,别装了,我还不了解你?”

    “我给你说说这个齐家。”虚远大帝道。

    孔木立即停下哭闹。

    虚远大帝心中无语,这个监察圣尊和市井之徒有和区别?

    讨人喜欢的时候让人爱不释手,折腾人起来也能烦死你。

    “齐家老祖和灵劫大帝他们算是同批天骄,齐崶大帝,更是人族难得的豪杰。但山鬼一事后,我们发现齐崶大帝变了,以至于齐家都渐渐走向没落。”

    “齐家子弟猖狂无道,那些纨绔更是一代接一代,直到此时我才察觉到齐崶大帝不对劲。”

    虚远大帝继续道:“和星河彼岸的战斗从未停止,我们一直在布局,寻找消失的大帝们。和星河彼岸战斗,我们必须先它们之想所想。”

    “那师尊怎么知道徒儿能确定齐崶大帝的身份呢?”孔木不解。

    “你是我徒儿,我自然知道。”虚远大帝道,“现如今的齐家老祖肯定是山鬼无疑了,这就能解释前一段山鬼为何要去闯‘太霄金阙’,弄的一身重伤的原因。”

    “太霄金阙?那是什么地方?”孔木眼睛一亮。

    虚远大帝笑道:“好地方!许多大帝都在其中一举封圣!比如渐离圣帝……”

    “渐离圣帝?”孔木眼睛亮了。

    他可是学过渐离大帝的‘渐离生死’,人家果然封圣了!

    “我又多了一个靠山。”孔木脸上浮现出一抹得意。

    “行了,你别考虑太霄金阙了,那不是如今的你可以去的地方,你去搬山吧,搬山千年,等学会了虚空圣法,我再传你悬虚圣法第二篇。”

    “我不,我现在就要。”孔木赖在蒲团上不起。

    “你若是不给我,我就查你玄虚山。”孔木嘿嘿阴笑。

    “去吧,你的路还长,别耽误时间。”

    虚远大帝袖袍一挥,孔木便是消失,同时掌心中的光华落下,化作齐广。

    “唰”

    虚远大帝单指一点,将齐广封禁囚笼。

    ……

    荒域,青阳大帝悬浮封印之地。

    “齐崶大帝,抱歉了,让你受苦这么多年。”青阳大帝道:“这就救你出来。”

    ……

    玄虚山,清源山脉。

    此山脉是玄虚山外门弟子的住所,山峰无数,飘于空中,当真是仙境。

    “哪里来的死老鼠?抓色老鼠啊!”

    女峰上,大黑鼠顶着一大堆胸衣仓皇逃窜,身上还挂着不知哪位女弟子的衣袜。

    “牛。”

    男峰上,诸多男弟子眺望,司乘云和吴品也在,此刻两人哭笑不得。

    “那不是撩天鼠吗?孔木为什么没来?”

    有男弟子冷哼。

    随着这男弟子话语的响起,立即有许多弟子附和。

    “堂堂监察圣尊身边的灵兽,竟是这幅德行,真是丢人。”

    “是啊,丢尽了北河阴阳界的人。”

    “这种人怎么能让他住在玄虚山呢?”

    司乘云皱眉,忍不住看去,发现那为首的一位男弟子一身剑气惊人,眉宇都仿佛利剑所化,目光犀利。

    “别惹他,他是剑一川,在外门弟子中的地位,仅次于宝月师姐。”吴品传音司乘云。

    司乘云挑眉:“你怎么又知道?”

    “嘿嘿,此消息免费送给你。”吴品笑道。

    “快闪开!快闪开!”

    他们正说着,大黑鼠竟然朝他们这边冲了过来!

    顿时间,一群男弟子竟是看傻了眼。

    因为大黑鼠满身都是女子的贴身衣物,一眼看去,有红的、粉的、绿的,甚至都嗅到了那些衣物上的芳香……

    一群男弟子直接傻了!

    “嘭”

    没人给大黑鼠让路,大黑鼠一头撞在了他们身上,衣物乱飞,一件件飘落,让追来的女弟子们都是红了脸。

    “这……”

    有男弟子无语,伸着手,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有胸衣飘到了他的手上。

    “拿来!”

    一肥胖的女弟子气势汹汹。

    这男弟子一看,当场呕吐,弄出水流使劲的搓手。

    “真倒霉,竟然是她的!”

    “那死老鼠连她的也偷?”

    这弟子要崩溃了。

    等孔木返回此处时,看到了便是这幅场景。

    他一捂脸,转身就走。

    奶奶的,没脸见人。

    “孔兄!”

    可司乘云这个‘好兄弟’却是大喊了一声,让孔木心中暗骂。

    顿时,无论是男弟子还是女弟子,齐刷刷的看向孔木。

    “他就是孔木?”

    “北河阴阳界监察圣尊?”

    “来这里当弟子?”

    “怕是想查咱们玄虚山吧?”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议论声响起,男弟子女弟子对孔木都很排斥。

    “诸位抱歉,我对我的灵兽管理不当,这就惩罚他。”

    “大黑鼠,还不过来?”

    大黑鼠老老实实飞过来,孔木刚要骂他,他‘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我擦……”

    孔木满脑门黑线,想到了刚才自己在虚远大帝面前的样子,不是和大黑鼠一样吗?

    “真是让人头疼啊。”

    孔木装模作样的狠狠地骂了大黑鼠一通,这才带着大黑鼠降落在男峰上。

    “孔兄,咱们的阁楼在那边。”司乘云引路。

    “站住!”

    突然,剑眉男子一声低喝,叫住了孔木。

    孔木疑惑的看去。

    吴品立即传音道:“他是剑一川,剑娘子的大哥!”

    “剑娘子大哥?”孔木眉头一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