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怀疑

作者:第一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五神天尊最新章节!

    “四海圣尊,事到如今还不束手就擒?”

    凌雪等人和四海圣尊拼杀,他们震惊不已。

    四海圣尊明明被孔木击伤,但还是拥有可怕的战斗力!

    这一切都得益于天河。

    只要有水,四海圣尊的战斗力就会大增,连带着伤势也能加速复原。

    虽然他被孔木断了意根,但他已经灵魂不灭,修复起来也很快。

    再者便是凌雪。

    四海圣尊擅长水,凌雪的冰、雪也算是水,因此对四海圣尊的伤害并不大。

    这才形成了如今势均力敌的局面。

    “玛的,那小崽子还不来?”

    大黑鼠都受了些伤,他毕竟没有孔木那等倍化实力的本领,只能仗着天生强大的肉身去拼。

    凌雪则色变:“你通知了孔木?孔木没事吗?”

    “当然没事!”

    一道极其有磁性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她躯体一颤,回头看去,此人不是孔木又能是谁?

    而让她震惊的是,孔木手中竟然提着剑一川!

    剑一川眉心还有一个血窟窿……

    “你,你……”

    凌雪大惊失色,莲足一晃,刹那间与孔木拉开距离,警惕的看着孔木。

    其他女弟子也是剑指孔木。

    孔木则嘴角一翘,这才将剑一川收进五神徽章空间。

    “师姐,先擒住四海圣尊再说。”孔木道。

    凌雪则不为所动。

    她如今已经分辨不出谁是敌人,谁是同门。

    身为同门的剑一川竟然被孔木打成了半死提在手中,这让她如何相信?

    如果孔木逃出生天后救下了剑一川,那也不应该是提着剑一川,而是扶着。

    如果剑一川是昏迷的,也应该抱着才对。

    怎么会提着?

    凌雪也执行过许多次任务,玄虚山内部也不是没出过问题,所以凌雪才警惕的盯着孔木。

    “哈哈,精彩,精彩。”四海圣尊哈哈笑了起来。

    他也认为是孔木干掉了剑一川。

    “你笑什么?”大黑鼠呲牙,怒视四海圣尊。

    “笑你这个主人来路不清,立场不明。”四海圣尊觉得孔木不会动他了,孔木都干掉了同门,还会杀他吗?

    “咻”

    可,一道流光迅速从孔木体内飞向四海圣尊,四海圣尊刚刚的一脸轻松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惊恐。

    “不~~~”

    “噗!”

    那流光直接洞穿了四海圣尊的头颅,绞碎其灵魂!

    “咚”

    四海圣尊的尸体坠落,大黑鼠眼疾手快,一把将其抓住,然后熟练的卸掉四海圣尊身上的空间宝物。

    “这……”

    凌雪更迷糊了!

    大黑鼠抓住四海圣尊的尸体,飞到凌雪身前,凌雪身旁的女弟子立即上前接过。

    大黑鼠看着凌雪,“事情很复杂,等回了玄虚山你就明白了。”

    “那孔木为什么……”凌雪还是想不明白。

    这一连串的事情真把她搞迷糊了。

    孔木则无所谓。

    “你感应一下西方就差不多懂了。”大黑鼠对凌雪道。

    其实不用大黑鼠说,凌雪等人便是察觉到西方有惊天暴动,更有狂猛的能量四处冲击,天河之水都卷起千层浪,哗哗作响。

    “这气息……是箐蓉师姐和黎渊师兄!”

    凌雪小嘴长大,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都惊动了内门的师姐和师兄?

    “孔木师弟,是箐蓉师姐和黎渊师兄救了你?”凌雪面色微红,她刚才不该怀疑孔木的。

    孔木摇头:“不是。”

    凌雪一愣,“那是谁?”

    孔木:“宝月师姐。”

    “宝月师姐也来了?”凌雪越发不懂了。

    “走吧,去玄虚山等他们,这里不安全。”

    孔木叹息,那等层次的战斗可不是他能掺和的,如今隔那么远都能嗅到一抹死亡气息,若是靠的近了,怕是不用大帝动手,单单是溢出的一些力量就能杀死他吧?

    “走吧走吧。”大黑鼠也催促。

    虽然他很想去瞅瞅大帝的战斗,但理智还是战胜了好奇心。

    ……

    “监察圣尊!”

    北河中相遇鸟官圣尊,鸟官圣尊扫了眼凌雪,对孔木笑道:“监察圣尊身旁永远都有佳人相伴,真是羡煞旁人。”

    凌雪脸红。

    孔木则坏笑道:“要不让她留下陪你切磋切磋?你不是喜欢研究法则吗?”

    “不了不了,圣尊的女人,鸟官可不敢惦记。”鸟官圣尊连摆手。

    当年为了满足好奇心,忍不住对孔木出手,哪知孔木离开光明净土后直接就来找他麻烦,他吃一堑长一智,绝对不会再招惹孔木。

    “鸟官圣尊你怎么说话的?谁是他女人?”凌雪羞愤,俏脸通红,几位女弟子则掩嘴偷笑。

    一位女弟子更是揶揄道:“师姐,可师妹觉得你似乎并不排斥这句话呀?”

    “我打你。”凌雪脸更红了。

    一行人闹着,总算返回了玄虚山。

    “哼。”

    他们碰到了小兔子和司乘云,两人也刚回来,准备交任务,见到孔木后都是冷哼一声,直接离去。

    孔木只是淡笑。

    凌雪道:“虽然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我感觉似乎冤枉你了。”

    “你的感觉很对。”孔木道。

    大黑鼠更是推了推凌雪,贱贱道:“他下一句肯定会说‘或许你只有成为我的女人才算赔礼’。”

    “或许,你只有成为我的女人才算赔礼。”孔木喃喃道。

    可他预料中凌雪发怒,过来打他的场景竟是没有出现,他忍不住看过去,只见凌雪笑的前仰后合,大黑鼠更是捂着嘴,一脸的贱样。

    “!!!”

    孔木明白了,大黑鼠又在说他的坏话。

    ……

    “喂。”小兔子叫住了司乘云,司乘云一脸疑惑。

    小兔子道:“你知道我的耳朵很长,对吧?”

    司乘云点头。

    “我给你说,我刚才听到凌雪对孔木说什么‘我冤枉你了’……”小兔子神秘兮兮。

    司乘云一愣,问道:“凌雪指的那件事?”

    “那我就不清楚了,我的耳朵虽然长,但并没长心。”小兔子道。

    “仔细想想,孔木与我初次见面就帮过我,他的确不是那种人,或许我们都错了。”司乘云道。

    “那我可不要去给他道歉,丢死人啦。”小兔子噘嘴。

    司乘云则笑道:“如果真的冤枉了他,我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