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五十二章:逍遥自在

作者:第一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五神天尊最新章节!

    “那死老鼠追来了!”

    玉垂大帝和竹齿大帝脸色大变。

    大黑鼠速度很快,且气息很强,根本没有遮掩,直接施展虚空神术降临。

    在玉垂大帝和竹齿大帝话落的瞬间,一大片黑影便是从天而降。

    大黑鼠变成了本体!

    足足千丈的撩天鼠本体!

    那一对獠牙泛着冷光,浑身杀气腾腾。

    “你们,都得死!”

    大黑鼠口中发出一声咆哮,撼天甲二次狂暴!

    这一次,大黑鼠的修为直接冲到了一念神二重天巅峰!

    几乎要媲美一念神三重天了!

    “不好!”

    玉垂大帝和竹齿大帝齐齐色变,掉头就跑,一个向南,一个向北。

    “都得死!都得死!”

    大黑鼠两只巨大的爪子从天而降,爪子在挥动时,空间寸寸崩裂,直接塌陷了。

    “啊!”

    玉垂大帝和竹齿大帝根本逃不掉,瞬间就被大黑鼠抓住了。

    “都得死!”

    大黑鼠眼中喷发着愤怒的火焰,爪子狠狠地一捏!

    “嘭!”“嘭!”

    直接将玉垂大帝和竹齿大帝捏爆!

    “不解气。”

    大黑鼠眸光中泛着冷芒,看向了仙符派方向,那边也在血战。

    他得再杀几个才行!

    ******

    第三座茅草屋,孔木在村庄中闲逛,并不知东华洞天已经大乱。

    “这里的人好生惬意,可我那便宜师尊留下的传承在哪?”

    孔木逛了好几天了,村庄就那么大,周围是山脉河流,也没啥看的。

    唯一有趣的就是那些村民。

    老头们下棋能下好几天,不吃不喝都没事。

    农妇生火做饭,水半天也煮不热。

    但他们都很快乐。

    “逍遥圣帝上一次传我《肖遥圣法》,让我领悟了自然之意,那这一次又是什么呢?”

    孔木想着,心中一动,进入‘自然之意’状态。

    “若是极意之境也能像自然之意这般能轻松施展该有多好。”

    孔木心中想到。

    “咦。”

    当进入自然之意后,孔木发现那些村民有了一些变化。

    “他们不是人,是灵气所化?也不对,不是灵气。”

    孔木走到下棋的老头们身旁,仔细打量。

    这些老头们不是灵气,但也不是血肉之躯,更不是什么鬼魂,那是什么?

    “这种感觉没有危险,但却又很熟悉,和我的自然之意有契合之势。”

    孔木发现了端倪,仔细研究。

    三天后,孔木灵光一闪,道:“对了,法则烙印下的场景!”

    孔木终于看穿了。

    主要是这场景太过真实,又是法则烙印的,所以孔木之前才进了死胡同,怎么也想不到。

    孔木觉得熟悉,主要还是当年在虚空天瀑时进入了‘凌波境’,在里面见到了天地法则烙印的功法,凌波真功。

    当年虚水界神和凌波界神血拼,轰爆了一片鸿宇,被天地惩罚,烙印下了他们的绝学,供后人学习。

    而眼前的这些下棋老头,就是类似的场景。

    据孔木所致,天地法则的确会烙印下一些奇怪的东西。

    或是某种灵兽,或是一些怪异的风景,或是一些修炼者突然突破后产生的一些感悟。

    可,眼前这些下棋的老头有什么可烙印的?

    “即使是师尊所留,肯定有其用意。”

    孔木再次陷入思索。

    有时候孔木甚至都怀疑这些圣帝们是不是闲的无聊。

    你想传功法,你只要看中了人家的资质,直接传不就好了?

    非要弄出那么些考验,把徒弟折腾的七条命丢掉六条,半死不活时才传?

    徒弟还得屁颠屁颠的说声多谢师尊。

    不过话说回来,这里的东西肯定是逍遥圣帝临死前突破的,不然他也不会封圣。

    这好不容易突破的东西,自然不能让别人轻易得到。

    比如长生圣帝从长生圣法到永生圣法,用了多久时间?

    而且都是有联系的。

    不学会长生圣法是不可能学会永生圣法的。

    这期间孔木若是不幸殒落,恐怕长生圣帝又得重新选人。

    ……

    一天天,一月月。

    孔木在村里安静参悟,反正也没人能看到他。

    但孔木再一次走进了死胡同,即使想的头破血流,也依旧没有答案。

    “我这个便宜师尊这一次可真是难住我了,还不如去杀一场呢。”

    孔木抱头,开始急了。

    “小娃娃,来。”

    孔木起身,去街上和孩童玩耍。

    虽然小孩看不到他,但孔木还是自娱自乐。

    玩了一会,孔木离开村子,来到河边,这里常年都有一个老头在钓鱼,却总是钓不到,因为没有鱼线。

    “你可真自在。”

    孔木笑着说道,反正对方也听不到。

    “你说你,没有鱼线,挺着一杆空杆,你钓什么呢?”

    孔木蹲下来,托腮静思,眼珠子咕噜噜乱转。

    “你也说了,我自在,我乐意。”

    老头突然看向孔木说道,险些把孔木吓尿。

    “你能看到我?”孔木瞪大眼睛。

    老头道:“你刚来就往河里撒尿,还偷看村里的姑娘洗澡。”

    “别说了。”孔木脸红。

    他发誓,那是无疑中看到的!

    “至于我,你弄乱我头发,踢翻我的鱼篓,扯断我的鱼线,你以为我都不知道吗?”老头看着孔木。

    原来,人家的鱼线是孔木扯断的……

    “老人家,玩玩嘛,又没人搭理我,我只能自娱自乐。”孔木露出乖巧之色。

    老头一看,也是笑了,“年轻人不去闯荡,跑到这里做什么?学我老头子逍遥自在?”

    “当然了。”

    孔木答道。

    可话落的瞬间,孔木心头一震,逍遥自在?逍遥自在?

    “逍遥……自在……”

    孔木凝望着前方,眼睛一眨不眨,嘴里不断的重复逍遥自在四个字。

    “逍遥,自在……”

    “我真笨,我为什么没有想到?”

    “我真是笨!”

    孔木哈哈大笑起来。

    “轰~~”

    伴随着孔木的笑声,周遭场景犹如泡沫般开始破碎,又好似被人用刷子刷掉一般,缓慢的消失。

    “老人家,多谢提醒。”

    孔木看着即将消失的钓鱼老头,躬身道谢。

    “哗”

    一切消失,孔木眼前被一道白光遮掩,当目力恢复时,孔木身前多了一位男子。

    孔木凝眸一看,终于笑了。

    逍遥圣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