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九十七章:带走

作者:第一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五神天尊最新章节!

    “我问你是否亲眼见过盗天大帝勾结星河彼岸?”

    八方大帝盯着孔木,八方大帝虽然只是一念神二重天,但带给孔木的压力,却仿佛是一念神五重天!

    由此可见,这个十方圣帝之子,名不虚传。

    他能让孔木感受到这种压力,证明八方大帝各方面都不会比孔木差。

    圣法、至宝、神域等,应该都很强!

    “没有亲眼见过。”孔木道。

    终于,孔木开口了,此话一出,真言子等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他们乐的看笑话!

    他们今天过来,就是看孔木笑话的。

    “好。”

    八方大帝点头道:“既然你没亲眼见过,你在卷宗中所报的各项罪名,便不成立。”

    孔木道:“八方大帝,破案破案,就是不曾亲眼见过,才叫破案。你若是都能亲眼见到了,还查什么?”

    孔木又道:“华丰仙王和战天圣尊的事,卷宗中写的清清楚楚,你现在来问我,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盗天大帝已经死了!

    这是孔木心中的话。

    哪知八方大帝竟是冷笑一声道:“是因为盗天大帝已经死了吗?”

    孔木嗤笑:“八方大帝,盗天大帝的死,我在卷宗中同样是写的清清楚楚。身为界主,知法犯法,公然抗法,袭击监察圣尊,他可是一念神二重天的界主,我只能自保。”

    “好一个‘只能自保’。”八方大帝不屑一笑。

    因为当孔木说出这四个字时,证明孔木是非常小心的。

    小心到胆大的孔木都不敢说‘杀’字。

    盗天大帝公然抗法,孔木完全可以说自己杀了盗天大帝。

    但八方大帝故意找茬,孔木也不会留下把柄。

    “此事疑点重重,暂且放下,说第二件事。孔木,我再问你,七命大帝是不是你杀的?”八方大帝道。

    孔木听到这问题脸上没什么变化。

    可灵劫大帝却是心头一跳。

    这八方大帝还真是来找事的?

    一会问盗天大帝,一会又问七命大帝,八方大帝到底想干什么?

    “是不是你杀的?”八方大帝看着孔木。

    孔木道:“是,也不是。”

    “放屁,就是你杀的,我们都看到了!”真言子和伏月大帝他们纷纷开口。

    孔木一个眼神看过去,这几个人吓的瞬间闭嘴。

    “不用怕,你们尽管说,我给你们做主。”八方大帝嘴角一挑,看向真言子。

    可此时,就算八方大帝让他们说,他们也不敢了。

    因为孔木的眼神太可怕。

    “孔木,那你自己解释。”八方大帝撇嘴,不屑道。

    超然势力的弟子竟然如此窝囊,难怪被孔木杀死那么多。

    孔木道:“七命大帝在‘一品金书’肆意杀戮,遭了天劫。”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八方大帝皱了皱眉。

    他也不知‘一品金书’之中是否有天劫。

    “八方大帝,所有进入‘一品金书’的人都看到了天劫。天劫之下,七命大帝痛苦嚎叫,七筋崩断,七窍流血,七命丧失。”孔木道。

    八方大帝眼神闪烁片刻,他得到的消息可不是这样。

    他得到的消息是孔木杀死了七命大帝!

    “八方大帝,七命大帝的确引动了天劫,而且是……血色天劫!”灵劫大帝道。

    “什么?血色天劫?”

    八方大帝惊讶。

    他当然知道血色天劫代表着什么。

    但这些,却是没人告诉他。

    所以他也不知该相信谁。

    “孔木,你之所言,看似有理有据,实则不能让我信服。”八方大帝看向孔木,继续道:“所以,你得跟我走一趟!”

    “什么?”

    孔木瞳孔一缩。

    灵劫大帝也是脸色大变。

    “你这小毛胆子,你凭什么带人走?”孔木身旁虚空中,大黑鼠走了出来,原来他一直在这里偷听,听到要带走孔木时,终于是忍不住了。

    “我认得你,撩天鼠。”八方大帝道。

    “认得鼠爷就行,我告诉你,没人能带走孔木,你,更不行。”大黑鼠道。

    八方大帝笑了,他收回目光,看向孔木,给孔木一个选择。

    若是孔木敢拒绝,那和盗天大帝公然抗法就是一个性质,其下场,说大就大,说小就小。

    “不能带走我夫君。”

    水珺竹来了,大步进入殿厅,随后小魔女四女也纷纷现身。

    五女直接挤开了孔木,面对八方大帝。

    八方大帝看着她们,心中不由暗暗点头,孔木的五个媳妇一个比一个漂亮,随便拉出去一个都是人间极品。

    “八方大帝,你想带走我夫君,我们不反对,但你需要给我一个我能信服的理由。”水珺竹道。

    “我此行履行监察大帝职权,这个理由,够吗?”

    八方大帝哼道,只是那故作严厉的目光落在水珺竹精致的脸颊上时,也是忍不住变的柔和起来。

    “不够,因为你是以势压人。”水珺竹淡淡道。

    “对,你以为你履行监察大帝职权就能以势压人?若是如此,我们天阳山脉回亲自面见宇宙之主问个明白,不需要你带我们去。”

    小魔女怒道。

    “孔木不去,他就是公然抗法,他公然抗法,我就能杀了他。”八方大帝道。

    “你敢!”大黑鼠气愤道,“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是哪里!你敢动孔木一下,我保证你出不了天阳山脉!”

    “哦?那我可要试试了。”八方大帝呵呵一笑,又看向孔木道:“孔木,我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走不走?”

    “撕拉”

    突然,大殿半空出现一道光门,一位老者从中走出。

    见到此人,八方大帝拱手道:“虚远前辈。”

    “师尊。”

    孔木也拱手。

    八方大帝再怎么嚣张,见到虚远大帝,他仍旧是要行礼。

    不说修为,就是论辈分,那也是他的前辈。

    “八方,暂且不提这些事,你静等一刻钟。”虚远大帝道。

    “就是半个时辰,晚辈也等。”八方大帝笑道。

    虚远大帝:“好,若是孔木逃走,我负全责,你拿我就是。”

    “晚辈不敢。”八方大帝道。

    “唰”

    虚远大帝进入光门,光门消失。

    一时间,大殿内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