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九十章:风波结束

作者:第一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五神天尊最新章节!

    随着郦瑛一声令下,道道命令迅速执行,该杀的杀,该打入天牢的打入天牢。

    郦效奕则是心中叹息。

    即使他被打入天牢,但换来了郦家的苟延残喘,值了。

    只是可惜他这一脉,因为他,整个都被牵连了。

    可说到底,还是因为那郦甫和看门的王卜。

    “我,我,我……”

    王卜死了,灵魂体的明一圣尊更加胆寒。

    他再瞅瞅远处被封至虚空的火木圣地的弟子,心中也是彻底绝望。

    “郦风,你不分尊卑,有眼无珠,我郦家就是这么教你的吗?来人,把郦风处死,其余四人,打入天牢。”

    郦瑛的声音再次响起,此话一出,那被封印在虚空中的三男两女,为首的郦风更是面如死灰。

    他明白,纵然他是天才,郦家这一次也得牺牲他。

    不然,无法平息监察大帝的怒火!

    至于明一圣尊,郦瑛管不着,人家是火木圣地的弟子,郦瑛就算能管,此刻也不会去理会。

    “唰,唰。”

    突然,几道人影出现,郦瑛一瞧,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是冀邢和柳川大帝!

    柳川圣尊已经成帝,在郦瑛等人口中,早已是柳川大帝。

    “拜见监察大帝。”

    冀邢笑着拱手,他身旁的柳川大帝、北翼大帝则是弯腰行礼,脸上带着恭敬之色。

    “你我何须这么客气?”

    见到冀邢,孔木终于露出了笑容。

    “柳川,北翼,你二人全权处理此事,我与监察大帝去喝杯酒水。”

    冀邢说完,对孔木道:“监察大帝,这边请。”

    “你小子,越发客气了。”

    孔木白了他一眼,旋即与冀邢离去。

    “来人,把明一圣尊和火木圣地一行弟子,统统处死!”

    柳川大帝几乎是吼着说道。

    北翼大帝也是冷着脸。

    他们俩当年可是亲眼看着孔木一步步搞死了盗天大帝,深知孔木的恐怖,不死人,是绝对无法熄灭孔木的怒火的。

    “郦瑛,你郦家好自为之。”

    柳川大帝直视郦瑛。

    “郦瑛明白。”郦瑛苦笑一声。

    此事过后,郦家元气大伤,怕要沦为天地阴阳界的二级势力了。

    想再次拿回第一大家族的称号,怕是又要成千上万载的付出。

    ……

    界主府,冀邢与孔木来到后院,两人坐在凉亭下,美酒小菜,笑谈人生。

    “此次来,有一件东西给你。”孔木放下酒杯,然后手一翻,一枚湛蓝色的珠子悬浮在掌心。

    “极品至宝?”

    冀邢一眼就瞧出这珠子的不凡。

    “这是溟俢大帝的,我此次斩杀了那么多大帝,也就枯木仙翁六人和血林大帝、圣碑大帝身上有极品至宝,这是最后一件,专门给你留的。”

    孔木说着,手掌往前一推,湛蓝色的珠子便是飞到冀邢身前,道:“它叫‘溟海啸龙珠’,刚好适合你。”

    “金命兄恐怕也有吧?嘿嘿,那我就不推辞了。”

    冀邢是明白人,既然孔木给了,他就必须得收下。

    而且根据自身的感应,这溟海啸龙珠,的确适合他。

    他修行的乃是水系一道,所以溟海啸龙珠在他手中,威力能成倍提升。

    金命的话,擅长光与火,走刚猛一道,之前还用的太阳权杖,所以那天罚雷杖也很适合金命。

    这都是孔木专门为两人留的至宝。

    冀邢再次道谢,然后笑呵呵的收起至宝,欲言又止道:“孔兄,那郦家……”

    孔木端起酒杯,小酌一口,淡淡道:“压一压吧。”

    冀邢瞳孔一缩,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这就是监察大帝。

    随口一句,就直接断送了郦家的前途。

    柳川大帝正是预知这种情况,才让郦瑛好自为之。

    “冀兄,你准备一下,我先收拾摩相宗,再回来对付火木圣地。”孔木放下酒杯道。

    冀邢皱眉:“孔兄,你人在这里,何不现在出手?”

    孔木冷笑道:“火木圣地已是惊弓之鸟,连自己的弟子都不敢救,已经是吓破了胆。呵,连山门都关闭了。”

    “关闭山门?”

    冀邢噗嗤一声笑了。

    一个监察大帝,竟然把一个底蕴深厚的超然势力,吓的关闭了山门?

    “所以,就让他们在惊恐中度日吧。”

    孔木话落,已是起身,对冀邢告辞。

    “孔兄,我送你。”

    冀邢送走孔木后,想起郦家,不禁摇了摇头。

    新仇加旧怨,孔木没灭了郦家已是仁慈,也的确是给了他面子。

    ……

    火木圣地,天桥大帝关闭山门,也是惊动了各个弟子。

    但弟子们也没说什么。

    火木圣地与孔木早已是不死不休,为了保住宗门,舍弃几个弟子又算的了什么?

    “师尊,孔木肯定会打上宗门,到时候咱们如何应对?”天桥大帝想不出办法,就算和孔木硬拼,但却是没一点获胜的希望。

    那是白白送死。

    他的目的是杀了孔木!

    哪怕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来了再说,他想怎样就怎样,超然势力地位不同于那些家族,超然势力是被圣帝认可的,他孔木还不会那么莽撞。最多,羞辱羞辱我等。”

    火木大帝已经看开了,而且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他距离圣帝只有半步之遥,随时都可能证道突破。

    只要他一突破,就立即动手宰杀了孔木,谁能反应过来?

    天桥大帝也明白火木大帝的心思,但他不甘心,觉得窝囊。

    难道火木大帝一辈子不突破,他们一辈子就被孔木压一头?

    ……

    同一时间,摩相宗也接到了消息。

    “师尊,孔木在天地阴阳界又闹了一通,不过奇怪的是,他竟然没有出手灭了郦家。”金魔大帝疑惑。

    摩相大帝道:“下一步,他要么去火木圣地,要么来我摩相宗。”

    金魔大帝也猜到了。

    “师尊,我们如何应对?”金魔大帝发愁。

    豪言谁不会说?

    可真正去做时,才发现难如上青天啊。

    “随他就是,给足他面子,让他膨胀。只要我证道封圣,我第一个杀他!”

    摩相大帝的想法竟是和火木大帝一模一样。

    “嗯。”

    金魔大帝嘴上不说什么,心中却是觉得憋屈。

    窝囊,太窝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