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拜访

作者:第一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五神天尊最新章节!

    将神府,将乌真君刚刚抵达,便是一脚踢翻了一座楼阁。

    然后,他那一脸的怒火才渐渐平息。

    他见到了将神留下的一尊分身。

    “父亲。”

    将乌真君拱手。

    将神看着他,目光中尽是满意。

    “不错,这一次你做的很好,如此一来,孔木必定自满得意,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将神笑道。

    将乌真君也道:“所以,他飞得越高,就摔的越惨。”

    “嗯,你感觉孔木实力如何?”将神看着他。

    将乌真君道:“之前交手,按照父亲的叮嘱,我只动用了极境五重的修为,而孔木,却是实打实的极境三重,算上他的倍化之术,刚好极境五重。”

    “很好,去吧,召集三位殿主,商议如何除掉孔木。这一战,可不能马虎了。记住,不出手则以,出手就必须杀死孔木!”

    “孩儿明白。”

    随后,将乌真君告退。

    他和将神的一番话语如果被孔木听到,恐怕当时就算将神意志降临,孔木拼死也得干掉将乌真君。

    ……

    夺命殿,没了夺命老人,这一段时间金刀圣君也是大刀阔斧的整治殿内风气。

    夺命使者中,凡是夺命老人的嫡系,全部被各种理由逮捕,或废除修为,或秘密处死。

    金刀圣君在夺命老人活着的时候都能坐稳殿主之位,更别说夺命老人死了。

    所以,当孔木前来拜访时,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不同的气氛。

    “孔木兄!”

    金刀圣子出面迎接,虽然孔木变换了身形面貌,但孔木已经通知了金刀圣君。

    这不,金刀圣君也亲自出来了。

    “圣子,圣君。”孔木拱手。

    “哪来这么多礼数,再过几十年,我说不定得喊你一声府主呢。”

    “走,里面请。”

    金刀圣君此话让孔木受宠若惊。

    府主?

    莫非金刀圣君听到了什么风声?

    大殿中,金刀圣君命人奉上茶水灵果,然后让属下全部离开,只留下了金刀圣子。

    “圣君,孔木前来,一是为了谢过这些年圣君对孔木以及好友们的帮助,二来,则是心中有一些疑点。”孔木说着,手一挥,一枚空间戒指出现。

    “这是一点心意,或许比不上圣君你财大气粗,但这是大家的意思,圣君可不要拒绝。”孔木笑道,说话时,言语坚定。

    金刀圣子看了金刀圣君一眼,然后上前结过,将其交给金刀圣君。

    金刀圣君星识一扫,当场吓住了。

    这戒指内,竟然有上百件的宝物!

    “不不不,这太贵重了,你们现在急需提升实力,还是你们留着吧。”金刀圣君拒绝,开玩笑,这么多宝物,他可不会要。

    “圣君放心,这都是我这些年杀敌后得到的战利品,我的好友们都分了一些,这是专门给你的。”

    孔木继续道:“圣君,你如果再拒绝,小弟可就没法回去交差咯。”

    “这……”

    “好吧!”

    最后,金刀圣君也只是收下了一部分。

    其实,孔木原先准备的宝物只有五十多件,这些的确是战利品。

    那为什么会变成上百件呢?

    因为金刀圣君那一句‘府主’。

    孔木多聪明,头发丝拔下一根都是空的,他精明着呢。

    金刀圣君,能在将神府担任一殿之主,若说金刀圣君没有背景撑腰,打死他也不信。

    所以,如果日后他真的成为了府主,或有希望成为府主时,这些宝物就派上用场了。

    当然,金刀圣君不知孔木的心思。

    “圣君,这第二点就是我对将乌真君的实力不是很满意。”孔木此话一出,让一旁喝茶的金刀圣子险些一口喷出来。

    啥?

    扁了人家一顿,然后对人家的实力不满意?

    金刀圣君也不明白,露出疑惑之色。

    孔木解释道:“你们或许认为以我的实力应该蹂躏将乌真君,但前提是我释放出灵魂威压的情况下。”

    金刀圣君发现了关键点。

    “怎么?你当时没有释放?可我们都察觉到了啊……”金刀圣君道。

    金刀圣子也看着孔木。

    “刚开始,的确是镇压了将乌真君,但后来,我的灵魂力量只有一点点加持在他的身上,可是他却依旧是不敌之态……”

    孔木此话开口,让金刀圣君想到了一种可能。

    “你说将乌真君是装的?”金刀圣子抢先道。

    孔木点头,道:“没错!再结合之前将乌真君的种种表现,我发现此人心机深的可怕,智慧也是不低,所以他很有能是伪装的。”

    “原因呢?将乌真君身为监察使,难道不在乎颜面?”金刀圣君想不通。

    对啊,这也是孔木想不通的地方。

    “所以,我希望圣君暗中帮我查查,一旦将乌真君那边有什么动静,能及时通知我。”孔木拱手。

    “没问题,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虽然名义上我还是将神府的,但只是双方都没有撕破脸而已。”金刀圣君道。

    “好,那我就先走了,去玄寒殿坐坐,看冰河圣君有什么猜测没。”孔木起身告辞。

    金刀圣君知道孔木心急,所以也没有多留孔木。

    ……

    玄寒殿。

    “你说你只是动用了一点点灵魂之力?”冰河圣君听了之后也是大惊。

    孔木点头。

    “这就奇怪呢,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有什么阴谋?”冰河圣君思索了起来。

    “以将神府的力量,其实没有必要示弱……”

    “这是为什么呢?”

    冰河圣君想不通。

    “难道想让你膨胀起来,然后趁你得意之时,一举将你干掉?”冰河圣君自语,在殿内踱步。

    所谓说这无疑,听者有心。

    孔木一个激灵,点头道:“对!就是这样!”

    “啊?哪样?”冰河圣君愣住。

    “趁我意气风发之时,取我性命。”孔木感觉这个可能性最大。

    “万一不是呢?”冰河圣君道。

    孔木笑道:“不管是不是,我都当他是!”

    说完,匆忙离开,“圣君,我就不陪你了,这戒指你拿着,保命用的!”

    孔木声音落下,人已经消失了。

    冰河圣君取过飘来的戒指,星识一查,惊的嘴巴张的老大。

    “这么多宝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