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不在我这

作者:第一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五神天尊最新章节!

    孔木只一个人来到三元王府,他这是没有办法。

    本地执法者碍于三元王的淫威不敢配合,他只能一个人来。

    当然,孔木换上了执法衣袍。

    三元王府,门前,孔木被侍卫拦下。

    “哪来的执法者?不知道这是三元王府吗?”侍卫高大威猛,手持长枪冷喝道。

    “哪来的侍卫,不知道我是执法者吗?你就这么对执法者说话的?”

    孔木挑眉,这侍卫不过化灵境而已,看见执法者就这种态度?

    “哼,聚灵城?听都没听过,你在这里根本没有执法权,不知是从哪个杂窖里跑出来的?”另一名侍卫上前来,不屑的说道。

    “这是我的身份令牌,识相的,现在去禀告你们的主子,不然有什么后果,你们自己负责。”

    孔木亮出令牌之后,便是单手背后,不说话了。

    两名侍卫对视一眼,彼此传音道:“刚才那令牌上可是写的天南郡?”

    “好像的,没看清……”

    “他一个化灵境的,不可能是天南郡的执法者啊?”

    “喂,我再看看你的令牌。”威猛侍卫态度稍微改善了一些。

    孔木摇头,淡淡道:“我都说了,你们还不去禀告,那后果,你们就自己负责吧!”

    说着,孔木手臂迅速探出,只听‘啪啪’两声耳光响起,两名侍卫的帽子都被抽飞了,嘴角流血,眼含泪花。

    且,在孔木出手时,两名侍卫下意识的用长枪格挡,可长枪根本挡不住,直接断掉了。

    断掉之后,孔木的手掌才扇在了他们的脸上。

    两名侍卫懵逼了,被打的找不到北,半天才转了一圈拾起断裂的长枪,怒视孔木,“你给我等着!”

    说完,一溜烟跑进王府。

    “欺软怕硬。”

    孔木冷哼,他已经很给面子了,不然,他就直接闯进王府了。

    “你是想闹大一点吧?”大黑鼠跳到孔木脑袋上,嘎嘎笑道。

    “一会你可得护着我,这可是三元王府,万一三元王动手,我可是很怕的。”孔木对大黑鼠道。

    大黑鼠撇嘴,还以为你胆子多大呢,原来还是得我罩着啊?

    不多时,那两名跑出来了,同行的还有两排侍卫,一排有九人,总共十八人。

    十八名侍卫出来后直接包围了孔木。

    之后,一名青年迈着四方步从王府缓缓走出。

    “呦,我当是谁呢,吃了熊心豹子胆,原来是孔木孔大人啊!”

    来人正是梁磊,他嘴角带着不屑和嘲讽,侍卫自动分开一条路,他走到了孔木身前。

    “孔大人,你这聚灵城的执法身份,在三元郡可是不管用呢。”梁磊笑眯眯道。

    他天生霸道不讲理,此刻却是和孔木讲起了规矩。

    孔木双臂抱胸,头略歪,仔细打量一番梁磊,而后他皱皱鼻子道:“我说怎么这么臭,原来眼前多出了一个人。”

    “你大胆!”

    威猛侍卫怒喝,说着就要动手,被梁磊阻止。

    梁磊笑道:“孔大人,你说吧,来本王这里有何贵干?”

    孔木冷笑,真是不要脸,敢自称本王。

    “交出桑河。”孔木只有这四个字。

    梁磊露出疑惑之色,看了看四周道:“桑河是什么?是东西?是狗?还是人?不好意思,没见过!你们见过吗?”

    众侍卫齐齐摇头。

    “桑河勾结魔罗,你救走了他,已经犯法。若再私藏他一个逃犯,你,绝对脱不开关系!”孔木道。

    “我救走了桑河?谁看见了?”梁磊嗤笑。

    孔木手一挥,记忆灵符悬浮肩膀半空,投射出一道光幕,光幕中,正是梁磊带着桑河逃走时的情景。

    梁磊脸色一变,而后又道:“原来他就是桑河啊,我以为是被执法者欺压的普通人呢,对,我是救走了他,那又怎么样?”

    “交出来!”

    孔木道。

    “救走之后,我就把他随意扔掉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不过我对孔大人的无极真经很感兴趣,如果愿意借我翻读几日,我倒是可以帮助孔大人找找这个桑河。”

    梁磊嘴角勾起,继续道:“孔大人,你得明白,我可是王子,想找一个人的话,还不容易吗?”

    孔木眯眼,他能不明白吗?

    梁磊不就是想要无极真经吗?

    用无极真经换桑河!

    “真是做梦。”

    孔木心中冷哼。

    咻,一道光芒飞来,大黑鼠落在了孔木的肩头,传音道:“在里面,已经记录。”

    孔木听完,嘴角情不自禁的扬起,看向梁磊,幽幽道:“梁磊,我可警告你,包庇一个勾结魔罗的逃犯,那是死罪。”

    “哼,桑河不在我这里!”

    “可敢让我进入王府搜一搜?”

    “王府也没有!”

    梁磊大喝,他看出来了,孔木身边这个死老鼠刚才肯定偷偷干了什么事情。

    不然,孔木态度岂会变化这么快?

    “好,你梁磊既然说桑河不在此地,三元王府中也没有桑河,那我今日便离去了。不过还是那句话,包庇逃犯,那是死罪。一旦被我查出来,我第一时间就会抓你!”

    孔木说完,冷哼一声便是腾云而去。

    梁磊目视孔木离开,他虽然霸道不讲理,但也不敢对孔木动手。

    他嘴上说什么是什么聚灵城执法者,其实他已经知道了,孔木被调到了天南郡。

    所以,他要对孔木动手的话,也得掂量掂量。

    三元郡刑部,马涛见孔木回来了,迎上笑道:“孔兄,可顺利?”

    孔木叹息道:“没辙,梁磊不承认,我又没有权利进去搜,就这样吧,我这就返回天南郡。”

    马涛一听,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笑容更盛了,说道:“别着急走,咱们刑部是一家,我带你玩几天再走。”

    “多谢涛哥了,我真的没心情,万一再碰到梁磊,那就更尴尬了。”孔木道。

    马涛其实也就是随口说说,“说的也是,如此的话,那我送你。”

    “替我向殿长道谢,还有你涛哥,这次多谢你了,让我了解了许多消息,这才没有冲动。”

    孔木和马涛寒暄一阵,这才前往传送阵纹处,乘坐传送阵纹返回了天南郡。

    在孔木离开之后,马涛传出了一道讯息。

    “梁兄,孔木已离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