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流鼻血

作者:第一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五神天尊最新章节!

    摩天境刑部,孔木这两天一直在养伤。

    他的皮外伤倒是无所谓,主要是全力苦战时,不断的激发潜能,让其气力消耗再消耗,彻底掏空了身体。

    孔木现在很虚弱。

    幸好,他身边有林悠和秋舞照顾着。束风和郁金则是按照孔木的要求,找来了许多关于通臂王的信息。

    这多亏了三级法督逑川的帮忙。

    “逑川兄,多谢了。”孔木房中,孔木疲惫的躺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

    逑川一头黑发束于身后,背着手笑道:“孔木兄客气了,这些都是举手之劳,不过话说回来,你那一战可真是惊天动地。”

    “对呀,现在外面都传开了呢,到处都在夸你。”秋舞兴奋道。

    孔木可是她心中的男神,孔木和通臂王战了那么久,之前更是连斩通臂王四十多名手下,这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哪有,最终我还是败了。”提起那一场战斗,孔木却是淡淡道。

    “装什么,明明心里美死了。”

    林悠一眼看破孔木,冷着脸道。

    噗,孔木险些被自己口水呛到,故作生气状道:“林悠队员,你可以和队长这么说话吗?”

    “那怎么说?这样?”林悠掌心有星力吞吐,让孔木本就苍白的脸色又白了一层。

    逑川笑了,这个小队真是太有爱了。

    “你先看看关于通臂王的信息吧,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要其他灵子的信息也可以,我尽量给你拿来。”

    逑川说完拍了拍孔木的肩膀,“好好养伤,我先走了。”

    “我们也走了,去刑部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奇珍药材,有的话,借一点过来。”俊逸青年束风和呆子郁金也离开了。

    等他们走后,孔木这才说道:“我敢保证,他们绝不会用借的。”

    “哎呀,借就是偷嘛。”秋舞真是太纯真了,一语道破,让林悠都是脸红。

    孔木也笑了,开始翻看通臂王的信息。

    说起通臂王,就得提到孙觉。

    而提起这两大灵猴,就不得不说他们的灵主。

    摩天境灵主也是猴族,传说本体是六耳猕猴,晓天机,知万物,能窥探许多秘辛。

    而齐天境的灵主一样是猴族。

    他号称孙大圣,祖先是古圣贤时代的‘孙行者’,而他就是孙行者的正统后裔,本体一样是灵明石猴。

    灵明石猴比起六耳猕猴来讲,亦强大无匹。

    他通变化,识天时,可移星换斗,神通广大。

    而他们两大灵猴的特点是,都是天生神通。

    而通臂王和孙觉的恩怨就在于猕天王和孙大圣。

    这两灵主的恩怨又源自亘古时期,他们的祖先都是水火不容。

    到了现在,这恩怨纠缠自然落在了通臂和孙觉两人身上。

    “最了解通臂王的还是孙觉,幸亏我之前托孙觉告知了一些通臂王的本领。不然这一次我恐怕还真的跑不了呢……”

    孔木有些心悸,他之前只是预感,没想到的来到摩天境后,通臂王还真敢出手。

    出手就算了,带来了四十多号强者,这分明就是铁了心的要杀他。

    “为什么要杀我?只因我在火焰海时对他施展了采菊神术?”孔木摇头,这个原因太牵强了。

    “如果不是,那就是猕天王下的令,而猕天王为什么怕我来摩天境呢?”

    “我是做什么?”

    “我是执法者!执法者是干什么的?杀魔罗……”

    很快,孔木就理清了头绪。

    这摩天境藏的有魔罗!

    “来自天血?可魔罗在摩天境做什么?和猕天王勾结祸害人类?”

    孔木思绪飞转。

    林悠和秋舞则是盯着孔木,尤其是秋舞,她一脸的花痴相,笑嘻嘻的很幸福。

    林悠则是有些好笑。

    这孔木不知在想什么,眼珠子咕噜噜的乱转,一看就没好事。

    而此刻林悠观察孔木时,倒是觉得孔木没有那么讨厌了,反而有些帅气,倒也算得上英俊。

    尤其是当她看向孔木的眼睛时,她有种沉迷的错觉,忍不住被孔木吸引。

    而在她们俩目不转睛的打量孔木时,孔木不知何时也是看向了她们倆。

    林悠是幽冷性子,几乎每天都是一身黑衣,她难道从来不换衣服?

    仔细观察,林悠身材特别诱人。

    俏脸下是白皙的脖颈,晶莹泛着光泽,肌肤若水,滑滑嫩嫩。

    一对酥胸高耸柔软,但那一抹诱惑却被衣衫遮盖,让孔木几乎是潜意识的动用了透视神眸,想窥探到那一抹诱惑的风景。

    “你干什么?”

    忽然,林悠身上竟是绽放出了大量寒气,阻挡住了孔木的透视神眸,而林悠也回过了神,急忙转过身去,冷喝了一声。

    孔木尴尬,却装模作样,一脸的认真:“那边似乎发生了什么事。”

    林悠半信半疑,出门打探,咦,还真有事!

    束风和郁金竟是被一大群人追杀,那一群人有提勺子的,有拿斧头的,还有拿干柴的……

    “他们俩难不成抢了人家的厨房?”

    林悠回来之后好奇道。

    孔木则是半低着头,双眼散发着光芒,扫视着林悠胸脯的方向。

    “啧啧……”孔木露出坏笑,林悠则是不在怀疑,而随着她的动作,她的胸脯也是微微颤了几下。这一幕,瞬间让孔木气血翻腾,一股劲力直冲口鼻。

    “孔木哥哥,你怎么流鼻血了?”秋舞帮孔木擦拭,甜甜问道。

    “孔木!!!”

    林悠冷着脸,杀气奔腾,她可不是单纯的秋舞,她什么不知道?

    再联想到之前孔木‘低着头’的异动,她瞬间就明白了!

    “秋舞你先出去,我和队长有重要的‘事情’谈。”说完也不给秋舞拒绝的机会便把秋舞推出了房门。

    “啊……”

    秋舞站在门外孤疑的听着房中传出的一声惨叫。

    “林悠姐姐在欺负孔木哥哥?不应该的,她打不过孔木哥哥。”秋舞太天真,当她回头时,又见到束风和郁金冲来。

    两人一人抱着一口大铁锅,锅内还冒着热腾腾的香气。

    “快快,傻丫头,快让开啊!这可是我们偷……哦不,是借来的大补汤……”

    “让队长喝下!”

    两个人狂奔而来,撞开房门,却齐齐愣住。

    只见林悠正骑坐在孔木身上,孔木则带着一脸的享受之色……

    “啊!”

    彻底乱了套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