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他和她即将见面

作者:言小念 萧圣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最新章节!

    见顾辞修依然打不起精神,一向阳光乐观的大小伙子,变得这么颓废,眼里的黯淡、悲哀和恐惧藏都藏不住,小薰心酸极了。

    她掏出手机,再次拨打了余冲的电话。

    她已经好久没联系自己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堂哥了,毕竟不是亲哥,他又自带贵气,不容易接近,所以说话没那么方便,小薰平时也不敢麻烦他。

    但为了顾辞修姐弟,她豁出去了。余冲不爱出门,哪怕自己使尽手段,也要逼他出来……

    让小薰惊喜的是,这次电话接通了。那边的声音比较嘈杂,但余大夫温润淡雅的声音却清晰的传来,“小薰。”

    “哥,你在哪里?”小薰惊喜的坐直身子,微颤的嗓音带着乞求,“你能来我这里一趟吗?”

    “嗯,在路上了。”他的语气平静的如同潭水,波澜不惊。

    可效果却很好,如同一股淡淡的暖流,淌进了人的心田……小薰眼前一亮,急切的问,“在路上了?你要到中州来吗?明天能到吗?”

    “什么事这么急?”

    “是这样的。我读中学时认识的一个姐姐,和我感情挺好,这段时间也很照顾我,今天检查突然得了癌症,医生说没救了,我想让哥给她瞧瞧病……”

    她说的一大段,在余冲听来都是废话,淡淡的问,“什么癌?”

    “乳腺癌,她还是个姑娘。”小薰从顾辞修手里接过病历,对着上面读,“三阴乳腺癌,癌细胞已经转移——”

    “发个照片过来吧,太吵听不清,嘟——”余冲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你哥……怎么说?”顾修辞眼神殷切的盯着小薰,哪怕知道救不了,可他还是盼望着有奇迹,有高人。

    “他什么也没说,就让我发照片,可能要望闻问切一番。”小薰站起来,走向顾明药的病房,“我去拍照,你别进来。”

    拍照得脱衣服,虽然是亲姐弟,看到也不好,小薰考虑得很细。

    “拍身体啊?”顾辞修有些狐疑的拉住她,“拍病历就可以了,里面写的清清楚楚,也有切片图。”

    “是吗?对,应该拍病历,我都给吓糊涂了。”小薰捶了一下脑袋,将病历一页页的拍照,发了过去。

    两人都坐在椅子上,默默祈祷余大夫能给治好。

    此刻,余大夫刚进车站,准备取票候车,收到小薰的图片之后,就在手机上把票退了,转身出了售票厅……

    经过揪心的等待,五分钟后,余冲回了信息,【没把握治好,但可以缓解她的痛苦,带病生存,延长寿命。我先回红枫岭,收集些对症的草药,后天能到。】

    “太好了!”看到信息后,小薰欣喜若狂,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带病生存就带病生存生存吧,总比没了强!”

    “是这个理。”顾辞修总算看到了点光明和希望,心里也好受多了,毕竟这个病,目前没有靶向药,专家也说必死无疑,如今死马当活马医吧……

    小薰站起来,准备进去看顾明药,想了想又顿住了,微微蹙眉看向顾辞修,“要不要问问我哥,能不能把病情告诉明药姐?”

    冥冥之中,她有一种感觉,堂哥应该为顾明药当家做主。

    “问吧。”顾辞修对医学心理学都一窍不通,小薰也不懂,两人商量不出结果。

    “好。”小薰拇指翻飞,编辑了条信息发了过去,【哥,是隐瞒病情呢,还是告诉病人?告诉她,怕她寻短见。】

    余冲秒回,【用不着隐瞒,寻短见利人利己。一个人不能正视自己的病情,你还指望她去克服疾病?】

    呃,好犀利的言辞!伟大的余大夫总能掌握真理,让人反驳不了,只能认同。

    “我哥说让她正视病情。”小薰看向顾辞修,“其实我也这么认为的,一个人必须知道自己的病情,知道底线在哪里,才能去付出努力,看着自己一天天变好,心中会燃起希望。”

    “那就告诉她吧,咱们进去。”顾辞修抬手刚想推门,又被小薰拽了回来,摁在墙上。

    “怎么了?”顾辞修奇怪的看着小薰。

    “辞修哥,不是我抢你的戏,这个病你一个男人不好说出口,还是我说吧,啊?”小薰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有安抚的意味。

    顾辞修心里一颤,眼角有水光闪过,喉头也哽住了。

    男人彷徨无助的时候,身边有这么一个女人,一定是自己上辈子做了好事!顾辞修感激又愧疚的看着小薰,“谢谢,你对我跟亲妹子差不多,可是我却……对不起你。”

    他指的是顾惜宁的事,可小薰没听懂,也没有深究。她最怕男人落泪了,也不跟他啰嗦,带着孩子进了病房。

    “哎——”顾辞修嘴唇张了几下,但最终还是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跟着小薰进了病房。

    顾明药在睡觉,小薰轻手轻脚的走到病床前,望着她虚弱的样子,鼻子不禁酸得难受,泪水盈盈的在眼眶里打转,却不敢落下来。

    两个孩子见母亲隐忍着痛苦,也都知道怎么回事,都默默的靠在母亲身边,惴惴不安的打量着昔日那位温婉清丽的阿姨。

    顾明药平躺在病床上,一张美丽苍白的脸,在白色被子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消瘦憔悴,乌黑的发丝略显散乱,眼睛半闭不闭,看不到她黑漆漆的眼睛……看起来真病的不轻。

    房间里死一般的安静,沉闷。

    顾辞修痛苦的闭了闭眼,虽是壮汉,可他却浑身使不出一点劲。

    他一直在想,如果自己能替姐姐生病多好?努力控制住情绪,他温和的笑笑,“姐,我回来了。”

    “嗯。”顾明药费力的抬起长睫毛,微微蹙眉,“今天是周六吧,你打电话给小薰说,我出远门了,别让她牵肠挂肚的,带着两个孩子不容易。”

    小薰听了心头说不出的难受,吸了吸鼻子说道,“明药姐,我已经来了。我什么事都不瞒着你,你也别瞒我。”

    顾明药吃惊不已,连忙坐起来,被小薰按住了,身体要紧。

    “明药姨。”双胞胎一起打招呼,有礼貌极了。

    听到孩子们天使一般悦耳生动的童音,顾明药精神为之一震,脸上多了几分灵动的笑意,“乖,阿姨今天没给你们准备吃的,辞修,你带小薰和孩子出去吃点东西,去游乐园玩玩。”

    “我又不是小孩。”小薰低头看向双胞胎,“你们和顾叔叔去游乐园,妈咪在这里陪姨姨说话,行吗?”

    “好的。”两个小家伙一起点头,虽然他们年龄还那么小,但早就学会了察言观色,知道妈咪有重要的话和阿姨说,他们还是回避的好。

    顾修辞牵上双胞胎的手,走到门边,又有点不放心的看向姐姐,“小薰说什么,你就听。咱们爹娘失踪那么久了,也没个知己亲戚帮衬,你就让她给你拿主意吧。”

    “知道了,你一定要带好孩子,别走散了或者磕着碰着了,这是顶重要的。”顾明药千叮咛万嘱咐,唯恐弟弟马虎,让孩子们受委屈。

    事实上顾辞修心细的很,他给大老板做秘书,没有两把刷子怎么行?

    他答应下来,牵着孩子走了,门一关,房间再次恢复安静。

    小薰不知从何说起,最后还是顾明药先开口,“你的工作找到了吗?实在不行,就跟我学刺绣,我眼瞎之前,刺绣技术是巷子里最好的。”

    “我可笨了,得学好几年。”小薰盯着她,意有所指的说道。如果学到一半,师父走了,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

    “你给我当学徒,我肯定给你发工资,学几年都没问题。”顾明药笑着说道,看来对自己的病情并不知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