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他拒绝相认

作者:言小念 萧圣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最新章节!

    “你爸爸真没事吗?”夏瑾期待的盯着孙子的眼睛。

    “没有啊!我爸的能力您还不知道吗?”言大发皱眉打量着祖母,还趴在她的胸口闻了一下,“您看起来好几天没吃饭没洗脸了,更没洗澡换衣服吧?”

    夏瑾有些不好意思,赶忙离孩子远一些,“奶奶很臭吧,熏到你了。”

    “不会,我喜欢闻这个味道。”言大发很善良的,软萌的弯起眼眸,还在祖母脸上亲了一下,表示自己不嫌弃,反而有些心疼。

    “呵呵。”夏瑾被孙子逗笑,但很快又叹了口气,“奶奶不该来啊!你爹地到底怎么回事?”

    “我爹地出海五六天了,我妈咪那么多天没见到他,早就惶恐了。再看到您这么反常,自然就想多了,还以为你带来了爹地的坏消息呢!咱们都体谅孕妇吧。”小萌宝温言说道。

    其实,刚才他也曾有那么一秒,暗怪奶奶不该突然出现,吓坏妈咪。但自己一个做晚辈的,总不能对长辈生气,尤其是在她最落魄、最需要关心的时候。

    “这样啊~”夏瑾这才意识到闹了个大乌龙,一时间悔的肠子都青了,“体谅孕妇,也体谅一下糊涂的奶奶吧!”

    “好的,那回家吃饭洗澡换衣服吧。”言大发伸出小手拉住夏瑾的手往家里走,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不吃饭不洗澡不换衣服呢?”

    “因为……”夏瑾有些羞愧的扶起额边的乱发,“我和你爷爷……离婚了,他不要我了。”

    “啊?”言大发吃了一惊,但很快为奶奶撑腰,铿锵有力的说,“您也别哭哭啼啼!爷爷不要您,我们要!”

    “谢谢你,宝宝。”夏瑾感动得心头发烫。

    有个孙子就是好,言大发不光给她精神上的安慰,还用实际行动表现出来,比如帮她放水洗澡,拿妈咪的孕妇装给她穿。

    虽然穿着有点滑稽,但胜在干净舒服,她没带换洗衣服,有的穿很不错了。

    另外,可爱的小孙子还给她下了一大碗鸡汤面条,“奶奶,你先凑合一顿吧,晚上再给你做好吃的。”

    “谢谢,奶奶吃这个就行。”夏瑾虽然锦衣玉食了几十年,但儿媳妇都被她吓破水了,哪有脸大鱼大肉?

    急匆匆的扒完面条,夏瑾见这里有准备好的孕产妇用品和清洗镇痛的草药,于是收拾了一下,牵着孙子的手赶往医院。

    ……

    堪比七星级酒店般豪华的产房里,言小念正腿高头低的躺着,防止羊水过多流失。

    她宫缩痛得厉害,但是宫口并没开,这下真受罪了,身体本就疼痛难忍,加上担心萧圣,精神上的煎熬更让她度秒如年。

    见不着萧圣,她就不会停止胡思乱想。

    一个人一旦心疼谁,就会把他想得很脆弱,言小念现在恨不得萧圣快点来到她的身边,让她抱着,才能踏实。

    夏瑾没有立刻进来,而是站在窗子前看着,见儿媳被自己害得这么惨,身上连着胎心监测器,还有其它仪器管子,她心里内疚的要死。

    真想永远消失,没脸见人家。但有些事情必须讲清楚,哪怕遭到歧视和责骂也在所不惜。

    “大发,你不能进产房的,在外面等着奶奶。”夏瑾怕产房血腥,对孩子不好,就让言大发呆在外面,不准入内,她则进去道歉。

    可让她庆幸的是,当言小念知道她因为离婚才伤心,一点没有看不起她的意思,更没责怪她,只是不愿改称呼。

    “萧夫人,您不必内疚,是我沉不住气。因为萧圣已经离开我太久了,我早就在心里犯嘀咕了,赶巧你来了……这都是我的命!”

    “萧圣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夏瑾用毛巾给言小念擦汗,“上次我突然来到海港,让你不痛快了吧?”

    不等小念回答,她又悲凉的笑笑,“其实我并不是来找你们的,我来是祭奠死去的大儿子,恰好碰到了你。除了萧圣,我还有个私生子,死二十年了。所以请你别对萧圣误会,他从来不把我这个妈放在眼里的,在他心里,只有你最重要。”

    为了给萧圣说好话,夏瑾不惜把自己的伤痛揭开,将自己不齿的过去,暴露在阳光之下。

    门外,余冲想推门进来,可听到这话,他修长的手顿住了,深邃的眼眸里若有所思……

    言小念并没有惊讶,因为夏瑾的话印证了她的猜测,她忍着痛楚问,“你儿子的名字里,是不是有个兰字?”

    “是的,他叫萧兰,比萧圣大三岁,如果活着,今年有二十八岁了。”夏瑾低落的说道,眼睛红了红,却再也不敢流泪。

    “二十八岁?”言小念蹙起秀眉,脑海里浮现出余冲的那块断玉,“您有没有给他留下什么信物,比如玉佩什么的?”

    夏瑾点点头,“有,从他出生起,我就给他定制了一块蓝田玉护身,上面刻着一簇兰花草,旁边还有他的名字,繁体的萧兰,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玉坠。”

    言小念蓦地睁大眼睛,豁然开朗的同时,又激动得浑身哆嗦!她说的玉坠和余冲书桌上的那块,完全能对上号!

    难怪言大发和余冲有点像,原来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

    真是惊天大幕!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候,遇到了言大发的亲伯伯。余冲是怎么照顾她,一心一意为她好的,言小念永远也忘不掉,以前觉得没办法报答,现在总算不用报答了,一家子血亲,本来就有互相照顾的义务。

    她以后会对余冲更好的,把他当成最亲的亲人!

    “小念,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见她神色有异,夏瑾站起来按铃,焦急的喊道,“医生,医生!”

    余冲推门进来,脸上的表情依旧是清清淡淡的,黑发飘逸,白衣胜雪,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连夏瑾也不敢对他多看。

    “夫人,她没事的。”略作检查后,他沉声说道,“这里有我照顾,您可以带着孙子回去了。”

    “那怎么好麻烦您?而且男女有别……”女人生孩子,男人应该回避,不然女人的隐私部位被看完了,以后怎么抬头做人。

    “我是医生,在我眼里是没有性别之分。”

    “说的是。”夏瑾陪着笑,“但检查宫口的时候,我还是希望女医生给她查,我怕她会害羞。”

    “是。”余冲点头,萧圣安排的都是女医生,一些关键部位的检查,他不参与,主要害怕小念以后会疏远他。

    何况从古至今,医学界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病不治己,旁观者清。紧要关头,最好不要给自家人治病,主要怕一旦出现危险会失去冷静。

    夏瑾放心了,又深深的看了眼余冲俊美的侧颜,觉得他可亲,心里非常喜欢,“等有空我们聊聊吧?我先回去做饭,给你们送来。”

    “明天再做吧,长途跋涉一定很累,您好好休息。您儿媳的饭菜,就由我在医院里做。”

    “也好。”虽然夏瑾很想给小念煮饭,但自己刚做错了事,也不敢太过勉强,“那我先带孙子回去,等晚上我再来陪夜。”

    余冲没再说什么,只微微点头。

    等夏瑾走了,言小念才目不转睛的盯着余冲,还拽着他的衣服拉近自己仔细看,许久之后吐出两个字,“是你。”

    “……什么?”余冲一片淡然。

    “你是她儿子……萧兰,你有个漂亮妈妈,所以才这么帅!”

    “真能胡扯。”余冲轻轻拍开她的手,侧过身看监测器,浓睫微落,隐藏掉眸里的复杂情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