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 婚礼的变故

作者:言小念 萧圣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最新章节!

    言小念也很着急,不知自己怎么了。

    她每天喝中药调理,心理也变得脆弱,想念余大夫,可是打电话联系上他了,又不好意思说出自己得了这个病。

    她以为余大夫已经和顾明药成双成对了,自己不便再和他过多往来,防止离间了人家小情侣之间的感情。

    所以她只告诉他,夏瑾要复婚了。

    余冲没发表任何意见,而是问了几个孩子的情况,言小念说好的很,问她自己身体怎么样,胃口好不好,冬天的皮肤有没有干燥?

    言小念都说好的很。

    余大夫挂了电话,还是不放心,想去中州,想回到她的身边,但顾明药的治疗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再忍一个月吧。

    等言小念结婚的时候,就是有天大的事,他也要回去的……

    萧圣开始禁欲,只要言小念在他身边就行,至于夫妻间的生活,有是锦上添花,没有也就罢了。

    只是他怕这样下去,两人的感情会慢慢疏淡。

    好在言小念还很爱他,其它方面也表现得不错,温顺慈孝,工作勤谨,至少在外人看来,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日历翻到二月份,夏瑾复婚当即。

    秦仁凤有点舍不得她走,没处够。以前报复式的挤兑夏瑾,但在一起过久了,就觉得夏瑾这个人特别好,高素质,高情商。

    舍不得归舍不得,可复婚是好事,她得给操办,言小念也忙前忙后,事无巨细为婆婆考虑周详。

    二月二当天,夏瑾穿着做工细致的金丝齐襟两件式旗袍,坐在房间里等着萧君生来接,其间还帮忙抱阿贝。

    她头上戴着秦仁凤给准备的金钗,上面缀的宝石闪闪发光,非常贵气有女人味,精致的妆容让她看起来年轻漂亮。

    阿贝非常喜欢这样美丽的奶奶,一直咧着小嘴对她笑,长睫毛眨啊眨的,萌得可爱。

    夏瑾抱着阿贝和小舟舟亲了又亲,复婚之后就意味着她得在萧宅住,不能经常陪伴孙子孙女,心里不舍。

    秦仁凤为夏瑾准备了许多奢华的嫁妆,还邀请了一些亲戚朋友,办得像模像样的。

    夏瑾本不想搞这些花样的,复婚而已,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简单领个结婚证就行了。

    但萧府那边已经大宴宾客,夏瑾这边当然也不能丢份儿,连快七十岁的老哥都来了,子侄们也都喜气洋洋。

    可让人不安的是,到了中午十二点,萧君生还没来接亲。

    夏瑾坐了一上午凉板凳,心头开始犯疑,但表面上依然装作镇定。

    王居夫妇作为铭心别墅的家长,看到这种情况,自然要出头的,反复给萧君生打电话,可惜那边没接,王管家的电话也没人接。

    最后只好打萧纱的。

    萧纱倒是接电话了,但她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因为失眠了一整夜,她此刻正在犯迷糊,只等母亲进门再起床。

    王居先生也没法和一个姑娘家多说什么,只好命夏管家速度去萧宅一趟,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夏管家不敢耽搁,开着车往萧家老宅赶。半个钟头后,他到了萧宅外围的银杏路。

    黄黄的银杏树上都绑着红红的丝绸,看着非常喜庆,因为宾客太多,车子开不进去,而且还有警察维稳治安。

    夏管家找个地方停车,拉了个认识的家仆问了一下情况。

    那家仆没时间应付夏管家,“夏叔,您可拉着我,忙着呢,您没听见宅子里在拜天地啊?”

    拜天地?夏管家当时就心里咯噔一下,感觉不好。连忙找个安静的地方,打电话给萧纱。

    “大小姐,您起床了吗?快起来看看院子里是什么情况?你母亲还在铭心别墅,院子里怎么拜天地了?”

    “怎么可能啊?”萧纱的房间隔音效果很好,只能隐约听到闹哄哄的,也没多想。但见夏管家火急火燎的,她不敢再睡,一骨碌爬起来,打开了窗子。

    这一看不要紧,只见父亲确实在和一个女人拜天地,姑姑萧君如穿着红色的衣服,银发上别着红色的珠珠花,乐呵呵的接受新人的跪拜。

    新娘绝对不是母亲夏瑾,而是——天啊,聂芫!

    萧纱吓得咯噔一下失了魂,“夏叔,我爸娶了聂芫,这可怎么办啊?”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夏管家急得跺脚,也是六神无主。

    “夏叔,你赶紧给我哥打电话,我先去拦着点!”萧纱挂了电话,睡衣都没换,就跑下了楼梯。

    可惜,萧君如早就算准萧纱会捣乱,提前派人守着了。

    “大小姐,木已成舟,您不要闹了,会很丢脸的!”萧纱被佣人架着两边的手臂往后拖。

    萧纱气得咬牙,大声喊着父亲,“爸!你再不终止婚礼,我会让你后悔的,你将永远失去我了!”

    外面喜乐震天,宾客喧哗,她的嗓子都喊哑了,父亲也没听见。

    萧纱恨死了,转身跑回了房间,想着自己的报复计划,然而就算这会她从楼上跳下去,摔个稀巴烂,父亲未必就能看见。

    只能指望哥哥了。

    萧圣今天照常上班,中州城有老传统,父母的婚礼,已婚的儿子不能参加的。

    首先是不敬,其次儿子也容易遭到调侃。萧圣还没办婚礼,结婚证领过了,算已婚。

    夏管家打来电话的时候,他正端着一杯红酒,临窗而立,虽然作为一个男人喜形不露于色,但他心里还是祝福父母的。

    “婚礼是不是结束了?”他接起电话问。

    “不是啊,少爷!”夏管家的声音都不太对了,“不知为什么,老爷居然和聂小姐拜堂了,夫人被晾了。这可怎么办?你舅舅他们都来铭心别墅了,没法收场了啊!”

    “很好。”萧圣冷笑一声挂了电话,黑眸里划过一道残忍。

    叶枫刚好给总裁送饭进来,突然听到他淡淡的吩咐,“带上人去老宅,能带多少带多少。”

    叶枫听总裁语气不对,再看看总裁的脸,简直黑透了,不用想就知道出大事了。他飞也似的跑了出去,召集人手。

    不一会儿就组织了十几辆豪车,浩浩荡荡的就往萧家赶。

    萧圣坐在车里,给许坚打了个电话,“友情提醒一下,速度把你的人撤走,顺便疏散观礼的人,不然后果你承担不起。”

    “出了什么事?”许坚也不知婚礼发生了变故,不解的问。

    但萧圣没再回答他,直接就挂了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