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2章 谢不娶之恩

作者:言小念 萧圣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最新章节!

    因为有私人飞机时刻准备着,12个钟头之后,林萱就随着萧念夫妇回到了中州,与许坚碰了面。

    许坚看到自己的儿子,并没有多激动,只是象征性的接过来抱了一会。

    在他心里,还是喜欢言大发多一点。

    如果这孩子是言小念给他生的,他会欣喜欲狂的。子凭母贵这种封建思想,有时候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小安安乍一来到繁华的大都市,本就有些怯怯的,此刻见父亲的面色威严,跟冰块似的,顿时更加心慌。

    小家伙扭着身子不愿许坚抱,而是一直对着萧圣招手,显然更喜欢萧圣。

    这下就有些尴尬了。

    萧圣有自己的宝贝孩子,自然不会当着许坚的面,抱他的孩子,所以提前退场了。

    回医院的路上,言小念耐心的教小安安喊许坚爹地,但小安安一直摇头,跟拨浪鼓似的。

    许坚虽嘴上没说什么,却在心里却得出一个结论:来路不正的孩子往往惧怕正义。

    所以,他对母子俩的态度,愈发的冷漠。

    加上林萱还是敬畏许坚,把他当上司看,比较拘谨,以至于两人全程无互动。

    言小念有些急,她看着许坚紧绷的一张脸,低声提醒道,“哥,你太严肃了,绷着脸要吓到小孩子的!这又不是在警局,您用不着铁面无私,柔和一点好了。”

    “抱歉,我……绷习惯了。”许坚内疚的笑笑,“我一向不会哄小孩子。”

    “那你也得哄啊,谁叫你是人家的爹呢?前面有个玩具店,你下去给他买个玩具。”言小念建议道。

    “好。”许坚停了车。

    言小念又推了林萱一把,“你们俩一起去买,不然他也不知小安安喜欢什么。”

    “嗯。”林萱下了车,跟在许坚身后进了玩具店。

    言小念趁机坐到驾驶位,她准备自己开车,让一家三口在后座联络一下感情。

    许坚随意买了个塑料小坦克,外加一袋稍微高级的零食,上了车,笑眯眯的递给儿子,陪他玩。

    小孩子好哄,安安很快就对许坚露出笑脸,林萱教他喊爸爸,他也能喊了,奶声奶气的叫了声“爸爸”。

    许坚愣了一下才答应,然后心里莫名的就产生了一抹归属感。

    见他认了这个儿子,林萱稍微放下心来。

    到了医院楼下,许坚抱着孩子走在前面,言小念挽住林萱的胳膊走在后面,和她咬耳朵,“你也不要太严肃了,女人始终要妩媚一些,带点妖气比较好。”

    “……”林萱的脸都涨红了。

    唉,她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女人要端庄,真不会妖。

    “那我们以后多聚聚,让我沾你点妖气。”林萱试着开玩笑。

    “好哈哈……”言小念大笑,但一想到许坚妈快死了,她立马收住了笑容,装作很严肃的样子。

    幸好许坚并不和她计较。到了病房门口,许坚站住了脚步,转眸看向言小念,“你不要进来了。”

    他怕言小念沾上晦气。

    男人的爱,有时候特别执着。许坚看着言小念的眼神,依然充满深情和怜爱,这是别的女人,包括他的妻子永远得不到的。

    “嗯。”言小念点点头,目送一家三口进去。

    许坚妈还在垂死挣扎,她穿着寿衣,原本肥胖的身子,此刻已经变成了骷髅,一双眼睛睁得很大,出气多,进气少,呼吸困难,但她依然坚持着不肯死去。

    “言小念呢,余浅薰呢,怎么不来?”她每歇一会,就会问一次。

    许韧和许父一起陪着,脸上都带着疲惫,心里盼着她快点咽气,别再糟践人了。

    这种人活着的时候不是省油的灯,死了也会是一只恶鬼,谁也不敢得罪她的。

    许父陪着笑脸,“许坚去接了。”

    正说着,门开了。

    许坚抱着孩子走了进来,许父的一双眼盯着孩子,觉得很熟悉。

    许坚走到床边,半蹲下去,看着母亲柔声说道,“妈,您的儿媳和孙子来看您了。”

    “言小念来了?”许坚妈好像打了一剂强心针,瞪大眼睛寻找,“在哪儿呢,我怎么看不见?”

    林萱想打声招呼,到底没敢。

    “妈,您儿媳妇是林萱。”许坚对母亲笑笑,“她还给您生了一个孙子,一岁多了,您瞧瞧。”

    “林萱!”钟雪花本来反对林萱当她儿媳的,但一看到粉妆玉砌的小孙子,立刻不反对了,眼睛被孩子吸住了。

    许父和许韧也惊奇的站起来,打量着自家的第三代。

    “这孩子,真是我孙子?”许坚妈期待的问。

    “千真万确,林萱是革命同志,不会撒谎,你该信她。”许坚把小安安放在地上,“安安,喊奶奶。”

    小安安果然就喊了,“奶奶。”

    “哎,哎,乖。”许坚妈热泪盈眶,抬手想摸孙子的脸。

    小安安从没见过这么可怕的人,吓得往许坚怀里退。

    钟雪花明白了,小孩子要哄的,她伸出手,想拿点好吃得给孙子,但最终没能如愿,手抬到一半,就重重的沉了下去。

    死了。

    她的眼眶里都是泪水,看起来很可怜。

    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博得自己的家人哭两声,让家人忘记她的强势霸道,只记得她的好。

    “妈!”

    言小念在走廊外面,听到房间里传来哭声,知道许夫人走了。

    心里不知是难过,还是什么滋味,总之闷闷的。她叹了口气,默默说了句:“一路好走。”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是秦仁凤赶来了。

    她拽着女儿的手腕就走,“丫丫,你回来了,怎么也不和我打声招呼?快跟妈离开这里!”

    言小念往后退了一下,“妈,里面死人了,咱们这时候走,不太礼貌吧。”

    “你老公让我赶紧带你走!你不怕他发火,就留在这里。你帮许坚一家团圆已经是功德一件了!我跟你说,许夫人不待见你,等下一开门,她的魂第一个就会扑向你!”秦仁凤威逼利诱,一脸的煞有介事。

    言小念头皮一麻,本来还想安慰一下死者家属的,这下不敢了,跟着母亲跑了……

    病房里,家属们象征的哭了几声就停了,对钟雪花,他们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许坚跪下帮母亲阖上眼睛,并迅速的盖上了白布,遮去了她的脸。

    “安安,给你奶奶磕个头。”林萱对儿子说。

    “哦。”小安安学着父亲的样子,跪下给奶奶磕头。

    许父很感动,想不到自己蛮横无理的老婆,临死了还能见孙子一面。

    钟雪花已满六十岁,又是三世同堂,也算寿终正寝了……

    丧事在第二天举行。就简单的开了个追悼会,然后把骨灰往山上一送,钟雪花的一生就交代了。

    言小念一家都来参加追悼会了,回去的路上,她感触良多。

    想想真没意思,一个人不管生前多么嚣张跋扈,光风霁月,死后还不是一把土?埋进墓穴,很快就会被遗忘,这世上的一切都与你没有关系了……

    所以,不如平平和和的做人。

    “你们的蜜月被打断了,捡不起来了吧?”秦仁凤心疼的看了女儿一眼,认命的叹了口气,“就当还债了,如果没有许坚,你还不知在哪受苦呢!等回头他结婚,咱给包一份大礼。”

    言小念点点头,脑海里浮现出六年前的场景。

    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候,许坚出现了,顶天立地的男子穿着制服,就像一座山,可靠,踏实。

    唯一的缺点就是做不了母亲的主。

    不过,言小念倒要谢谢许夫人曾经反对自己嫁给许坚之恩,不是许坚不好,而是自己有更适合的男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