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章 接近真相

作者:言小念 萧圣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最新章节!

    “总裁,你怎么了?总裁!”

    虽然萧圣不让任何人进来,怕破坏现场。但欧烈见他久不出来,手机也联系不上,再也忍不住了,带上脚套冲了进来。

    在屋内搜寻了一番,就发现总裁倒在冰冷的地面上,鼻息间还有气,应该昏过去了!

    欧烈吓坏了,因为他跟了总裁那么多年,从没见总裁昏倒过。

    像总裁这种祸害,只有让别人昏倒的份啊,自己怎么可能昏倒呢?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总裁,醒醒!”欧烈打开水龙头,掬一捧凉水洒在萧圣的脸上,想把他激醒。

    透明的水珠顺着他俊美如斯的脸庞上,缓缓滑落,可萧圣却没动。

    欧烈不敢大意了,赶紧给萧圣做心肺复苏,压了几下胸口,然后人工呼吸。

    正在他的嘴即将碰到萧圣的唇时,萧圣蓦地睁开了眼睛,把欧烈掀翻在地。

    欧烈猝不及防,后脑勺撞得生疼,不解的问道,“总裁,难道你遭到袭击了?”

    “没有,吓死爷了。”萧圣捂着被欧烈按痛的胸口坐起来,深邃的目光看向显示屏,因为灯被欧烈打开了,之前的恐怖影像并没有显现。

    他掏出手机,心有余悸的给秦仁凤打了个电话,“阿贝和舟舟睡了吗?”

    “睡了,他们和妈咪玩了一会,然后小唯姑姑也来了,打闹了一个小时,现在累得睡着了,你在哪里?”秦仁凤问。

    “在外面,等下回去。”萧圣挂了电话,甚至没问言小念的情况。

    不敢问。但他现在知道言小念遭遇了什么,对症下药,应该很快会康复。

    “总裁,您在怕什么?”欧烈把那只显示屏拿起来,研究了一会,“这应该是安存希家用的小电脑,消遣用品,有什么问题吗?”

    “你把灯关上就知道了。”萧圣把外套脱下来,扔了,在水池边洗了洗手。

    “啪。”欧烈关掉灯,屏幕上的恐怖影像再次出现,由模糊到清晰,然后又逐渐模糊。

    “我次奥!”欧烈一拳砸在屏幕上,难怪总裁会昏倒,颜值逆天的双胞胎如果死了,别说言小念,他这个干爹也不活了。

    “特么的哪里来的黑科技?楼小唯刚给我发了一个抱着小舟舟的照片,说明小舟舟好着呢!这鬼视频是怎么合成的?”

    萧圣也不知道,抬步往外走,“这里别守了,凶手不会再来的了。”

    “总裁,我明白了!”欧烈跟上他的脚步,推测道,“言小念一定是看到了这个视频,见自己的儿女被杀,吓破蛋了!然后,求生意志就越来越弱,想死了之后就可以陪伴孩子们了……”

    “大概是这样,如果她和我说……”

    “她已经吓到极致了,怎么和你说?您应该第一时间发现她的异常!”欧烈为总裁的粗心感到遗憾。

    “我发现了,只当安晓棠流产了,她才难过的。”萧圣眸里划过一道浓烈的心疼,“从这里回去之后,她就不肯再说话了,吃饭喝水都不要,只有见到双胞胎才有笑容,后来二凤要把我和她分开,她哭过一回,之后又没有反应了。”

    “估计吓出精神病了,她以为双胞胎死了,鬼魂来找她,所以才露出笑容。妈的,心疼死我了!”欧烈恨得咬牙,英俊的脸微微扭曲,“如果让我找到制作这个视频的人,我要用铡刀,将他的儿女,一寸寸的铡,让他也看着。”

    萧圣没再说话了,经历了大喜大悲,他的情绪基本稳定了。

    “您回家好好抱抱老婆孩子,帮助小念恢复意识,让她明白孩子们没死,也许她的病就能痊愈了。”欧烈建议。

    “我先去找下楚昱晞。”

    萧圣开车去了医院,下车的时候想了想,又到住院部下面的便利店买了一束花,然后乘电梯到安晓棠的病房外面。

    虽然秦仁凤警告过他,不要靠近坐小月子的女人,嫌有血光不干净,但萧圣不止一次来找过安晓棠,主要是想查自己的老婆,到底是不是安晓棠害的。

    怕她装疯卖傻,趁机谋害他善良的小妻子。

    但现在,他首先排除了她的嫌疑。

    安晓棠是个怀了孕的女人,绝对不会做出这么可怕的视频,而且也没有这个智商!

    ……

    安晓棠的病房里安静得可怕,像一潭死水,她坐在窗前,看天上仅有的几颗星,海棠在旁边陪着,唯恐她想不开。

    笃笃。

    突然而至的敲门声,让安晓棠唇角泛起一丝冷笑,是萧圣来严刑逼供的吧?

    他们第一次相逢的时候,她就帮他驱逐小混混,难道她是个坏人吗?

    海棠打开了房门,看到萧圣,叹了口气,“萧先生,你就是把我们治死,我们也不可能谋害大小姐的,我表姐是无辜的受害者,你也是喜欢过她的,应该知道她不是个坏人。她在大小姐的鼓励下,刚扬起生活的风帆,这一下子又陷入泥潭,求求你别逼问她了,她会没命的!”

    “我今天不会逼问她任何事情,你先出去。”萧圣淡淡道。

    海棠见他手里拿着一束花,略微放了点心,看了看一脸憔悴的表姐,默默走出了房间。

    安晓棠跟一截木头似的,不愿开口讲话。

    想来失去胎儿让她也绝望了吧?

    刚才经历的痛苦折磨,让萧圣的心柔软了些,也能理解安晓棠了,他把花放下,然后走到窗前……

    门外,安存希转着轮椅回来了,他之前去找顾明药帮忙针灸了。

    见海棠靠在门外打盹,安存希以为海棠在等他,心里浮起一抹感激、温暖和内疚。

    这个为他默默付出的女人,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容貌也不是很倾城,衣着甚至很老气,让他很不喜欢。

    但关键的时候,她总是陪在他和姐姐的身边。

    这份爱,也算无私了吧。

    “海棠,怎么在这里睡了,回房吧。”

    “哥。”海棠揉了一下眼睛,“萧先生在里面。”

    “谁?那怎么行?”安存希大惊失色,唯恐姐姐再受打击,连忙去推门阻止。

    海棠拦住他,“萧先生八成是查出凶手了,今天态度很好,还给晓棠姐买了一束花。也许他能让晓棠姐打起精神来,开始新生活。”

    安存希犹豫不决,几秒后最终放弃了,把轮椅转到一边,安静的等着。

    他也觉得萧圣不会做过分的事情,不看僧面看佛面,好歹中间还有夏夫人的面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