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七章 大凶

作者:一夕烟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夜,寂静的可怕,谧水河畔,龙门降世,知命三身被镇压,一身功体,缚上重重枷锁。

    天劫过后,整个天地尽成疮痍,九天之上,冷月高照,更添三分寒意。

    大地上,昏迷的双身渐渐醒来,劫中重创,周身龟裂。

    双身旁边,湖水敲打湖畔,冷风吹过,泛起点点涟漪。

    虚空上,素衣身体依旧昏迷,一场大劫,三身同受,龙门镇压,永世束缚。

    “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响起,宁辰踉跄起身,看着周围一片疮痍,眸中闪过一抹疲惫。

    一旁,魔身亦站了起来,周身气息震荡,功体出现不稳之态。

    “失败了”

    宁辰眸中的疲惫越发浓郁,深感无力道。

    魔身双拳紧攥,看着前者,声音冰冷道,“你无用的仁慈,让我们的路更加难走!”

    本体未能及时醒来,渡劫失败,现在他们三身都被龙门镇压,功体严重受制,日后再想渡劫,难比登天。

    不远处,半个身子埋入土中的小葫芦听着两人谈话,身子瑟瑟发抖,不敢大声喘息。

    宁辰目光望过,轻声一叹,道,“我们手上的鲜血已经太多,我不想连这最后一份良知也失去,魔身,我们的路从来不曾好走,这个结果,其实我们早就有心理准备,踏仙,对我们来说,又岂是本体醒不醒能够改变,上天不允,众生奈何”

    魔身拳头再握,黑暗如渊的双眸一片冷沉,他们与这个天抗争了一生,胜过,也败过,然而,这最关键的一次,却是败的彻底。

    宁辰压下体内的伤势,迈步走到素衣身前,右手抬起,身后凤凰显化,吞没本体之身。

    “走吧,距离剑阁论剑的日子已经不远,在这之前,我们先去晓月楼与绮王相会”

    说完,宁辰说了一句,迈步朝着远方走去。

    魔身收回目光,为言一语,身形消散,化入凤身体内。

    后方,小葫芦从大地中挣脱出来,踉踉跄跄地飞起,跟了上去。

    红衣远去,寒夜下,谧水河中,水波荡起,红色的湖水,如此刺目,或许,知命一生就该苦难。

    金曦城,人来人往,古老的大城,到处一幕盛世的繁华。

    晓月长安,一楼,客人满座,高台上,衣着轻纱的舞姬舞动,曼妙身姿,让人难以移开双目。

    珠帘后,红鸾抬手抚琴,悦耳的琴声在阁楼中回荡,让熙攘的客人顿时变得安静下来。

    二楼上,林玉贞站在天字间前,发冠高束,一身男装简单而又尊贵,王者威严,无形散发。

    “殿下还在担心吗?”

    明字间中,晓月楼主一边修剪花草,一边开口问道。

    “担心倒说不上,本王对宁兄的实力十分有信心,只是天意难测,谁知会不会出现什么变故”

    天字间前,林玉贞平静应道。

    “若论实力,第四境之下,无人敢说能一定胜他,不过”

    明字间中,晓月楼主放下手中的剪刀,拿起浇水的铜壶,继续道,“他这次要斗的不是人,而是天,古来逆天者,几人得生还,知命虽强,却很难强得过天命”

    “知命?”

    林玉贞眉头轻皱,道。

    晓月楼主没有回答,一边为花草浇水,一边道,“此次剑阁论剑,诛仙和陷仙两口仙剑定然会引起多方的关注,剑阁是四阁之首,实力更胜补天,虽不知剑阁此次广邀天下用剑高手的目的,但,宁兄的身份,注定会引来许多麻烦”

    “楼主的意思,本王明白,宁兄若入踏仙,自然无需本王的护持,若失败,剑阁一行,本王定会全力护宁兄周全”林玉贞神色认真道。

    “宁辰有殿下这样的朋友,当真此生有幸”晓月楼主平静道。

    “至诚者,本王以诚待之,楼主一而再再而三将赌注压在宁兄身上,相信原因也和本王一样”林玉贞淡淡道。

    “殿下之言,确实不错”

    明字间内,晓月楼主伸手清理去花中的杂草,面色从容道,“吾是生意人,不可能做赔本的买卖,但,商人有时候也需要赌一把,宁兄的器量,值得本楼主压上手中筹码,赢了,本楼主步步登天,得证大道,输了,从头再来便是”

    “楼主的眼光与决断,当真无人可及”林玉贞轻声一叹,道。

    “殿下过誉”

    晓月楼主平静地应了一句,道,“日后怎样吾不知,不过,至少到今日为止,吾压在宁兄赌注,都已得到了回报,吾始终相信,这一次本楼主没有选错人”

    一楼,琴音渺渺,歌舞升平,满座的客人听得如痴如醉,看得目不转睛。

    一曲终末,琴音停止,红鸾起身收起身前古琴,迈步朝着二楼走去。

    二楼上,红鸾经过天字间,朝着房间前的绮王盈盈一礼。

    林玉贞点头,致意回礼。

    红鸾直起身,继续朝着前方明字间走去。

    房门敲响,得到回应后,红鸾推门走入房间,将手中古琴放了下来。

    “琴艺有长进,不过心绪不静”晓月楼主平静道。

    红鸾轻轻点头,没有辩驳。

    “你在担心他?”

    晓月楼主没有抬头,精心整理着花草,道。

    红鸾再次点了点头,没有辩驳。

    “你可知道,他的心永远不可能会有你,他是知命侯,天下间最重情却也是最无情的人”晓月楼主提醒道。

    “我知道”

    红鸾轻声应道。

    “你明白便好,百余年的风霜,已让他无力再去付出一份情,在这个天下间,对任何人动情都可,唯独此人不行”晓月楼主淡淡道。

    天下唯道知命侯,现在的知命,恐怕已收起了所有的心思,一心踏仙,不论胜败,当尽此生之力。

    红鸾静默,眸中微微黯下,轻纱遮去的美丽容颜再无人欣赏,也不想再为任何人打开。

    晓月楼外,红衣出现,一步步走入酒楼,与掌柜打过招呼后,继续朝着二楼走去。

    天字间前,林玉贞看着走来的红衣身影,眸子微微一缩,怎么回事?

    乱之卷遮去的境界,难以明辨,然而,林玉贞还是能感受到,眼前之人,气息较当初有了很大的不同。

    “殿下,让你久等了”宁辰开口,轻声道。

    “成功了吗?”

    林玉贞没有说其他,直接问道。

    宁辰轻轻摇了摇头,道,“失败了”

    林玉贞闻言,身子一震,片刻后,回过神来,脸上露出歉意之色,道,“是本王唐突了,不过宁兄也莫要灰心,以你的实力,这一步早晚能够成功踏出”

    “多谢殿下吉言”

    宁辰淡淡笑了笑,神色并没有太多渡劫失败的气馁,这个结果,他并非没有心理准备,凡人踏仙,若是如此简单,便没有难如登天之说。

    失败了,再寻找办法便是,他的路,还没有断。

    “宁兄有如此心态,看来,不需要本楼主再说那些客套的安慰话了”

    明字间中,晓月楼主停下手中之事,开口道。

    宁辰、林玉贞迈步走入明字间,红鸾朝着两人行了一礼,退下准备茶水。

    晓月楼主走到一旁的铜盆前,清洗去手上泥土,平静道,“两位请随意坐”

    “多谢”

    宁辰、林玉贞应了一声,在桌前坐下。

    晓月楼主拿过白布擦干手上清水,转身走到桌前,道,“宁兄,踏仙劫的感觉如何,与你相助别人时有何不同?”

    “不可同日而语”

    宁辰如实应道,“不经历踏仙,不知天威何等可怕,天若不允,人力着实渺小的不值一提,或许,我该再想其他办法了”

    明字间外,红鸾端着茶走来,听到两人谈话,神色越发黯然,宁公子的心,果真再也装不下踏仙之外的任何事情。

    房间中,晓月楼主感受到外面的气息,开口道,“红鸾,茶都要凉了,还不进来?”

    门口,红鸾身子一震,强行压下心中思绪,走入房间,将茶水放下,一一斟好,轻声道,“抱歉,一时想事情有些失神,楼主、殿下、宁公子,请用茶”

    “多谢”

    宁辰、林玉贞客气回应道。

    红鸾微微一笑,没有多留,转身退了下去。

    晓月楼主端起茶水,轻品一口,继续道,“宁兄可要有心理准备,踏仙失败,功体必会受龙门镇压,之后,每动一次手,龙门之力便会更强一分,直至有朝一日,修为彻底被龙门封印,所以,从今往后,若非不得已,宁兄切莫再轻易出手”

    “我明白”

    宁辰点头,道。

    一旁,林玉贞听过,冷峻的脸上闪过一抹感叹,道,“宁兄,此次剑阁论剑,你手中的诛仙剑和陷仙剑肯定会引得多方关注,你要有心理准备”

    宁辰颔首,道,“论剑非是较武,不一定非要出手,只要剑阁和参与论剑的诸方强者不咄咄逼人,我不会随意生事”

    这次剑阁论剑,对他来说也是一次机会,剑阁传承久远,善剑,善品剑,善锻剑,当初,星魂与本命剑在天罚中受损,至今无法修补,或许能够借着这个机会重新铸造双剑。

    对面,晓月楼主喝着杯中茶,平静的眸子中闪过点点光华,前不久,他已用明之卷推演过,两人此行,大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