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荒城之女

作者:一夕烟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紫薇星域,星空之间,荒城之女横度两大星域而来,携一身怒火强势拦杀鳞族皇脉。

    百年掩锋,欲要重回凡尘的荒城之女,今朝尽开太上忘情,禁元加身,天地悲鸣。

    “今日,你有死无生!”

    死亡的宣告,冰冷刺骨,暮成雪纤手虚握,清寒之气中,一口薄如蝉翼的神兵显化而出,荒城名剑,承影现锋。

    感受到主人心中的怒火,承影神剑不断轻鸣,有形剑锋,渐渐化为无形,让人难以看清。

    一步踏出,身如白雷啸星空,暮成雪握剑,启杀,无边战火,焚练人间。

    面对突来的杀机,帝冥天不敢大意,双手微抬,周身妖元升腾,浑浑暗力,化为护体屏障挡在前方。

    承影剑过,太上禁元加催,无形锐芒锋芒无尽,轰然撞上妖元屏障。

    剧烈的碰撞响起,剑锋撼妖元,僵持的一瞬,暮成雪并指点锋,承影急旋,寸寸递进。

    铿然一声,承影剑锋破开屏障,刺向帝冥天心口,但见异光升腾,鳞族神甲护住要害,神兵难进分毫。

    “想报仇,难啊!”

    一声冷语嘲讽,帝冥天倾元凝掌,暗力汇聚,强硬回招。

    重掌加身,暮成雪身影滑出十数步,冰冷的双眸看着前者胸口的异光,凝色闪过。

    “杀了他一个弟子,又来一个女人,墨门第九子,怎不敢亲至!”

    帝冥天右手挥过,浑浑暗力中,一口上古神兵应声现世,日月明空,光耀九州。

    剑阁神器,日月曌,神兵中的神兵,剑锋出鞘,星空震动。

    “你,还没有资格让他出手!”

    暮成雪抬手擦掉嘴角鲜血,身影闪过,再度欺身上前。

    照眼瞬间,剑锋破空,快至极致的剑,破开妖元,再一次落在帝冥天心口。

    异光升腾,同样的结果,鳞族神甲挡下剑锋,绝对防御,刀剑难伤。

    “无畏的挣扎。”

    帝冥天冷哼,手中神器挥斩而下,日月明灭间,万里星空轰然分开,绝世锋芒,震天动地。

    已有准备,暮成雪没有再犯先前之错,脚下一踏,身影瞬间消失,天地极速,再现世间。

    快,快的神识难辨,再回神,漫天白衣倩影闪动,一道又一道剑芒同时斩向帝冥天心口。

    隆隆震动,响彻星空,绝对速度加持,剑威更胜数倍,帝冥天承下百剑,神甲挡锐芒,却难挡剑劲余力,脚下退半步,嘴角溢红。

    “速度不差,可惜,你仅能做到如此!”

    帝冥天抬手擦掉嘴角血迹,目光看着漫天袭来的剑光,一声沉喝,混混暗力急剧升腾,半步王者的修为尽数爆发。

    暗力吞剑芒,帝冥天周身妖元扩散,将方圆万里尽化黑暗。

    妖元充斥,星空中,暮成雪身影如陷泥沼,速度优势,顿时被极大限制。

    漫天残影消失,真身出现,帝冥天窥得一瞬之机,踏步纵身,掠身上前,一剑挥斩,逼命无情。

    双剑交接,满目星火迸散,白衣倩影飞出,怦然砸向远方的大星。

    剧烈震动,尘沙漫天,生命干涸的原始大星上,白衣倩影坠下,砸出百丈深的大坑。

    上空,帝冥天身影缓缓降下,看着下方被尘沙遮蔽的深坑,神色不敢丝毫大意。

    但见这一刻,漫天尘沙中,耀眼的白色剑光出现,下一刻,白衣身影冲天而起,背后,巨大的剑翼震动,辟开黑暗,再催极速。

    未及反应,白衣倩影掠过,更快的速度,天地难承,白衣所过,空间尽碎。

    轰隆一声,剑锋撼神甲,余劲冲击,帝冥天口中一声闷哼,身影飞出。

    一招占优,暮成雪身影再度掠出,承影急旋,太上禁元加催,不断冲击者鳞族不解之护。

    “喝”

    禁元逆冲,功体倍增,暮成雪一身修为急剧攀升,红尘之中,相忘江湖。

    “太上七绝,轮回之初!”

    禁元加身,暮成雪左掌引动轮回之力,奔雷呼啸,一掌拍在前者胸口。

    同样的位置,又一次的重击,轰隆剧震,帝冥天口中朱红飞溅,余劲透体,重创妖者。

    银衣身影砸落大星上,万里崩塌,一道道大裂痕纵横蔓延,不见首尾。

    漫天尘沙再度扬起,暮成雪没有犹豫,直接冲入其中。

    片刻后,大地之下,一声声震动响起,天地极速,绝对防御,两位当世天骄正面对上,不死不休。

    原始大星如遭末劫,在两人的激战中渐渐分崩离析,整颗大星开始崩毁,巨石纷飞,砸向远方。

    帝冥天心口前,鳞族神甲挡下神兵之力,卸去绝大部分攻击,纵然屡受重击,依旧保持着最巅峰的战力。

    反观荒城之女,身陷暗力领域,一身禁元急剧消耗,顶峰之态,难以久持。

    “吾说过,你能做到的仅有如此!”

    帝冥天冷哼,体内妖力压下伤势,神器挥斩,反守为攻。

    双剑交锋,神器之威越发惊人,承影难挡,薄如蝉翼的剑身上,一丝丝细微的裂痕显化而出。

    不妙!

    暮成雪见状,神色微凝,禁元护剑,左手并指,极招再催。

    “太上七绝,九虚破浪指。”

    一指点出,惊涛万重,无尽禁元汇聚,一线之间,指劲撼神甲。

    “轰”

    一次又一次的重击,帝冥天心口,鳞甲同样出现裂痕,绝对防御亦难承受这不断的轰击。

    鳞甲受创,帝冥天神色微变,强忍心口剧痛,妖元汇聚,强行回招。

    轰天暗力,排山倒海而出,暮成雪身影急退,避开掌力,百丈之外,脚下凌空一踏,再度折返而回。

    承影掠出,锋芒耀目,但见一抹白光划破星空,刺向帝冥天胸前鳞甲裂痕。

    “天真!”

    一再受创,帝冥天面露怒色,凭借绝对防御,强行抓住破空而来的剑锋。

    下一刻,剑锋、鳞甲的摩擦声响起,如此刺耳,让人不寒而栗。

    “退下!”

    一声怒喝,帝冥天周身妖元爆发,握住承影的左手怦然一握,崩裂的神兵终于再难撑持,化为碎片,四分五裂开来。

    “呃”

    暗力冲击,暮成雪再受重创,身影飞出数百丈。  不死不休的大战,战至今,两人皆受创不轻,鲜血染身,却难掩那惊人的杀机。

    承影碎裂,战局急转而下,帝冥天身影掠过,凭借绝对防御和神器之力再度逼命而来。

    冷锋逼身,招招夺命,暮成雪脚步踏转,身影腾挪剑芒之中。

    “失了剑,你还有几分能为!”

    帝冥天冷声嘲讽了一句,暗力、冷锋并行,封锁眼前女子退路,丝毫不留情面。

    “太上忘情,天之见证”

    上天见证,无情忘我,暮成雪一身禁元加催,记忆加速流逝,数倍爆发的功体,贯穿星空,摇动日月。

    极速掠过的白衣身影,再也看不到一丝痕迹,一声惊天动地的剑鸣中,虚空上,红色木盒显化,声声震动,大胤青雀剑破空而出,时隔百年,再现人间。

    大胤青雀入手,暮成雪身影掠至帝冥天身前,凡剑之上,禁元萦绕,一剑贯体,满目惊世残红。

    “呃”

    剑锋入体,禁元随后爆发,瞬毁武者一身经脉。

    帝冥天口中闷哼响起,脚下一退再退,心口鲜血喷涌,染红神衣。

    心脉被毁,生命垂危,帝冥天眸中却是爆发出强烈的求生欲望,反手一掌应在前者胸口。

    “退。”

    不敢再战,帝冥天借势退出,急速朝着十万里外的鳞族据地掠去。

    只要回归鳞族,他便安全了,有化龙池在,他的伤势也能很快复原。

    生机的流逝,如此清晰,帝冥天意识渐渐朦胧,心中第一次有了恐惧。

    后方,重创加身的暮成雪踉跄稳住身形,一口鲜血呕出,来不及压制伤势,极速追了上去。

    万里之外,白色流光破空而至,再度挡在前方。

    九万里的距离,对于一位半步王者而言,算不得什么,然而,这一刻却如同天涯海角,难以触及。

    “父王,救命!”

    死神挡路,帝冥天眸中露出绝望,看向远方星空,用尽最后的力气嘶吼道。

    绝望的怒吼,震动星空,远方鳞族据地,紫鳞渊中,鳞王仿佛有感,双眸豁然睁开。

    瞬息后,王者冲出深渊,急速掠向远方。

    “父王”

    星空上,帝冥天看到远方疾速压境的妖云,面露喜色,眸中重新燃起希望。

    “你的败亡,今日谁都无法改变!”

    背对妖云,依旧可以感受到那强大的妖力,然而,相隔九万里,纵然王者也无法瞬间到达。

    一步迈步,咫尺天涯,暮成雪掠至帝冥天身前,周身禁元燃烧至极限,全力一掌,印在前者心口。

    轰隆剧震,响彻星空,无尽禁元入体,瞬间毁去武者一身硬骨,喷涌的鲜血,雾了妖者双眸。

    飞出的银衣身影,怦然砸落远方枯星,帝冥天体内,生命之火渐渐消失,心口前,鲜血泊泊蔓延而出,染红死寂的大星。

    一生精于算计,一生骁勇善战,到头来,一切终究不过一场空,尘归尘,土归土。

    无力的双眸,渐渐闭合,最后的一眼,是凌立星空的白衣女子,如此美丽,死神夺命,从不留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