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6-1347章 神界

作者:一夕烟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炼狱

    异度时空,镜心魔挡道,绝境之前,宁辰自盖天灵,毁去半生记忆。

    镜心之魔,凄厉惨叫,身子痛苦地颤抖起来。

    漫天飞洒的血雾中,宁辰睁开双眼,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镜心魔嘶吼,纤手化为利爪,插向前者胸膛。

    宁辰停步,染血的手抓过前者利爪,魔剑挥过,一剑斩开女子身躯。

    最后的惨叫,响彻异度空间,镜心之魔,烟消云散。

    前方,皎月璀璨,神界已然触手可及,宁辰一步步前行,宛如行尸走肉,不哭、不笑、不言、不语。

    宁辰周身,黑色的混沌魔气弥漫,失去所有过往,已然化为真正的魔。

    半日后,异度时空尽头,宁辰走出,周围景象变幻,前方,光怪陆离的世界,前所未见,让人惊叹。

    虚空上,一座座巨大的建筑矗立虚空中,宛如城堡,巍峨而又壮观。

    旭日神宫,神界屈指可数的势力,只是因为一人的存在,旭日旸神!

    神宫前,两道身影静立,一男一女,男子周身金色战衣,容貌俊朗,英武不凡。

    男子旁边,女子容颜倾世,一袭月白长裙,随风飘舞。

    “他来了。”

    旭日旸神淡淡道,“可惜,记忆尽毁,毫无价值。”

    一旁,月神没有理会自己的兄长,莲步一踏,纵身朝着前方掠去。

    千里外,宁辰抬头,看向前方翩然而来的女子,漆黑的双眸看不到丝毫色彩。

    数息后,月神身影飞至,看着前方男子,风华绝代的容颜上露出一抹微笑,轻声道,“大祭司,欢迎来到神界。”

    “唰!”

    剑光,划破虚空,黑艳夺目,感受到女子修为的巨大威胁,宁辰直接的反应便是出手诛杀。

    月神见状,神色微变。

    “果然已化身为魔了吗?”

    这是,月神前方,金光汇聚,旭日旸神走出,抬手挡下魔剑。

    “兄长,莫要伤他!”

    后方,月神开口,急声道。

    “不受伤,怎能有深刻的教训。”

    旭日旸神冷声说了一句,双指轻弹,一股强悍无比的力量爆发,怦然震飞眼前知命。

    百里外,宁辰身体撞上一座大山,山体应声崩毁,碎石漫天。

    难以相信的实力差距,只是一招,知命落败。

    “来人!”旭日旸神开口道。

    “旸神。”

    虚空摇动,两位金甲神将走出,恭敬行礼道。

    “冒犯月神,罪无可恕,将此人锁入天火炼狱。”旭日旸神冷声道。

    “是!”

    两位金甲神将领命,身影消失,再出现,已至崩毁的山体前。

    “兄长!”

    月神面露急色,道,“他身上有伤,进入天火炼狱必死无疑,你不能这样做。”

    “他现在已是魔,不再你是认识的拜月大祭司。”

    旭日旸神不为所动,神色冷漠道,“你难道要让兄长对一尊魔视而不见吗?”

    “可是。”月神焦急道。

    “不用可是了,为兄只关他十日,十日后,他若能从天火炼狱中活着走出来,吾便会放了他,否则,是生是死,各安天命。”旭日旸神冷声道。

    百里外,崩毁的山体前,两位金甲战神将掩埋山体下的人类男子拖出,旋即掠身朝着远方旭日神宫飞去。

    “走吧,回神宫。”

    旭日旸神平静说了一句,身影淡去,消失不见。

    月神纤手紧攥,踏步跟了上去。

    旭日神宫后方,一座炙热异常的炼狱前,两位金甲神将现身,将知命直接丢了下去。

    前方,深不见底的大深谷,天火弥漫,恐怖的温度焚的神界空间都扭曲起来。

    上空,宁辰身影从天而坠,怦然砸落峡谷之底。

    刹那间,天火汹涌,吞没知命之身。

    两位神将离开,不多时,天火炼狱上空,月神现身,目光看着下方昏迷不醒的知命,眸中尽是担忧。

    “大祭司。”

    月神开口,周身月华升腾,源源不断的神力扩散,没向下方天火炼狱。

    这时,旭日神宫,中央神殿内,旭日旸神周身金光大盛,禁锢天火炼狱。

    “月神,你连兄长的命令都要违抗吗?”

    虚空上,旭日旸神的声音响起,严厉道。

    天火炼狱上空,月神身子一颤,神色黯然下来。

    兄长的实力,非是她所能抗衡,大祭司要想活下来,只能靠他自己了。

    天火炼狱内,宁辰周身混沌魔气席卷,自动护主。

    滚滚魔元,席卷如浪,然而,天火无尽,快速消耗混沌魔元的力量。

    天火炼狱,神界赫赫有名的死亡之地,纵然众神,一旦受困其中也要活活被炼死。

    炼狱之中,神元无法恢复,人间的真气和魔元亦是如此,加上天火侵蚀,此消彼长下,无人能够长久撑持。

    十日,看似短暂,对于身在天火炼狱中的人来说,却比百年还要漫长。

    第一日,天火炼狱内,宁辰昏迷未醒,不过,有着混沌魔元护体,勉强撑过了过去。

    第二日,宁辰周身,混沌魔元已然所剩无几,剧烈的消耗下,魔躯趋于干涸。

    中央神殿前,旭日旸神眸中一片冷漠,神明的高傲,尽显无疑。

    相邻的月神殿前,月神注视着天火炼狱方才,心中越发担忧,方才两日,大祭司的力量已然即将消耗殆尽,接下来的几日,要如何承受。

    兄长,你究竟在想什么?

    对于兄长,她多少还是了解一些,虽然高傲,却不噬杀,而且兄长与大祭司并无仇怨,没有理由赶尽杀绝。

    与此同时,遥远的西方,梵音传唱,虚空生莲,霞光瑞彩不时划过天际。

    西来佛界,神界西方最大的势力,当世西来佛,佛法精深,旷古绝今。

    佛界上空,一尊尊菩萨、古佛盘坐,背后灵光闪耀,强大异常。

    西方世界,佛法广为流传,以佛为尊,没有任何势力可以撼动。

    这一日,莲台之上,西来佛双眼睁开,目光看着南方,开口道,“金翅。”

    “吾佛!”

    一尊金翅大鹏飞至,化行为人,恭敬行礼道。

    “你带一枚九转回天丹前往旭日神宫,八日后,若那位被旭日旸神关入天火炼狱的人类能尚留一息,便将此丹与他服下。”西来佛开口道。

    “是!”

    金翅大鹏尊者领命双翼展开,直冲九天。

    “吾佛,九转回天丹是吾佛界至宝,赠予一位人类,是否有些欠妥。”虚空上,一位古佛开口,询问道。

    “众生平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位人类,曾在人间相助佛国共同抗衡魔境入侵,那枚九转回天丹便当做吾西来佛界的谢礼。”西来佛回答道。

    虚空上,古佛双手并合,恭敬一礼,没有再多言。

    神界南方,旭日神宫,天火炼狱中,宁辰周身混沌魔气耗尽,天火入体,剧烈的痛苦传来,宁辰双眼缓缓睁开。

    黑暗深邃的双眸,不见半点眼白,宁辰低声怒吼,以强悍的肉身硬抗天火之威。

    天火噬体,宁辰体内,最后的天魔本源也被激发,护持魔身。

    然而,只是一日的时间,天魔本源便彻底被击溃,宁辰身躯开始燃烧起来,无穷无尽的痛苦加身,疯狂侵蚀着知命最后的理性。

    天火炼狱上空,月神现身,看着下方景象,眸中闪过不忍。

    这才第四天,还有六日的时间,大祭司的身体不可能撑得下去。

    声声低沉的怒吼在耳边回荡,充满痛苦,月神双眸闭合,轻声一叹。

    既然她救不了他,便帮他从这无休止的痛苦中解脱吧。

    月神抬手,月华大盛,强悍无比的一掌,拍向下方天火中受苦的知命。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天启

    神界,浩瀚无垠的大地上,数不清的势力林立,最古老者,甚至已可以追溯到上古时代。

    不同人间,神界并不存在绝对的统治者,众神的强大,不允许共主的出现。

    西方的西佛主、南方的旭日旸神、北方的女帝,东方的神庭之主等等,神界大地上,有着太多不可度量的可怕强者,自上古时代甚至远古时代活至今日,不朽不灭。

    对应众神,神界中,同样存在强大的魔,非是人类口中的魔族,非是真正的魔。

    神界传说中,最强大的魔有着丝毫不输于神界几大巨头的实力,不过,数万年来,众魔销声匿迹,并没有太大的动作。

    然而,就在众魔沉寂数位载的今日,未知空间,一尊强悍异常的存在睁开双眼,目光看向旭日神宫,一抹异色闪过。

    这次,人间飞升到神界的竟是一尊魔。

    “魔使,去旭日神宫将那位从人间飞升神界的魔带来,死活不论。”

    “是!”

    话声中,一尊浑身缭绕在魔气中的身影走出,瞬息后,消失不见。

    就在佛、魔两方有所动作时,旭日神宫,天火炼狱上空,月神出手,欲要结束知命无休止的痛苦。

    “月神!”

    这一刻,虚空上,一道无与伦比的威压降临,旭日旸神走出,挥手散去月神掌力。

    “兄长,你!”

    月神脸色微沉,第一次有了怒色,道,“他已不可能撑得过十日,难道你要活活折磨死他吗?”

    听到胞妹的质疑,旭日旸神脸色没有任何变化,淡淡道,“你不是说信任他吗,为何这次却对他失去了信心?”

    月神闻言,神色一怔,目光看着下方饱受折磨的大祭司,眸中闪过复杂之色。

    难道她并非真的信任大祭司吗,但是,十日时间,肉体凡胎的大祭司要怎样撑过去?

    犹豫许久,月神轻声一叹,转身离去。

    或许真的如兄长所说,她该信任他。

    天火炼狱上空,旭日旸神抬手,太阳神火弥漫而出,没入炼狱之中。

    刹那间,天火炼狱内,火浪汹涌,威势数倍提升。

    炼狱中,宁辰已然成为一个火人,周身天火焚烧,无穷无尽的痛苦,不断冲击心神。

    “呃!”

    痛极的闷哼声响起,宁辰喉中低低嘶吼,宛如受伤的野兽,痛苦而又无助。

    剧烈的痛楚加身,宁辰意识中千年前的记忆碎片零星闪过,曾经天火下的挣扎,今朝再度重现。

    几乎完全相同的一幕,千年之前,知命违背誓言,遭受天火焚身之苦,今日,天火再度加身,威势千倍万陪提升。

    “呃!”

    声声闷哼,低沉而又压抑,宁辰身形踉跄,连站都站不稳。

    然而,知命骨子里的骄傲,却是不容自己倒下,强撑身躯,忍受着天火焚身的痛苦。

    第四日渐渐过去,第五日到来,十日时间,依旧还有大半。

    天火中,宁辰脏腑全都受到毁灭性的重创,肉身虽然尚能维持人貌,实则已经散去了九成生机。

    这一日,已是最后的极限。

    终于,在第五日将过时,天火炼狱中,宁辰双臂无力垂下,最后的生机,也尽数散去。

    月神宫中,月神无力地闭上双眼,心中沉沉一叹,终究还是没能撑过去吗?

    与此同时,旭日神宫庇护下的一座小城外,杏花绽放,花香飘荡百里。

    小城中,宗庙前,三位看起来相当于人族八岁大小的孩童跪在地上,神色虔诚异常。

    三位孩童前,各自站了一位老者,周身气息强大,丝毫不弱于人族王者。

    “开始吧”

    三位老者中,站在中间的一位开口,神色郑重道。

    “嗯!”

    其余两位老者点头,同时伸手,按在孩童头上。

    下一刻,惊人的一幕发生,三位孩童体内,一股十分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无穷神力,迅速升腾。

    天启,神界孩童必经的仪式,经历天启,神界之人方才能觉醒属于自己的力量,真正走上修炼之路。

    一日一夜,三位老者护持三位孩童完成天启,神色皆疲惫异常。

    天启的重要性,神界之人谁都知晓,若天启失败,这些孩童轻则失去修炼的资格,重则性命不保。

    所以,神界的孩童在天启时,都会有长辈护法,以防万一。

    “成功了。”

    宗庙前,三位老者收手,脸上有着欣慰之色,总算族中又多了三位成功天启的孩子。

    “快感受一下你们的能力是什么?”一旁,孩童的父母期盼道。

    三位孩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旋即运化身体内的神力,查看自身能力。

    “轰!”

    三位孩童中间的一位,周身突然燃烧起无边火焰,纯净而又强大,震撼在场众人。

    “太阳真火!”孩童的父母失声道。

    整个神界,只有旭日旸神能够掌控太阳真火,千百年来,再无人能在天启中觉醒这个能力。

    “快收敛气息,莫要让他人察觉!”前方,一位老者开口,神色沉重道。

    孩童闻言,立刻收敛神力,不知所措。

    “竟然是太阳真火,真不知是福还是祸。”另外一位老者开口,轻叹道。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先隐瞒消息,今后再具体想办法吧。”第三位老者开口道。

    “嗯,也只能如此。”其余两位老者点头道。

    然而,两人的话声还未落,神色便同时一变。

    只见虚空中,魔气汹涌,一道浑身笼罩在黑暗中的身影走出,毫无征兆,直接抓向觉醒太阳真火的孩童。

    “魔!”

    在场众人身子同时一颤,这里怎么会有魔出现?

    “快走!”

    三位老者反应过来,立刻挡在前方,怒声喊道。

    “你们谁都走不了!”

    弥漫的魔气中,魔使冷声说了一句,挥手震开三位老者,身影掠出,抬手抓向前方孩童。

    “在吾旭日旸神的地界,魔界之人也敢踏足,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吗?”

    就在这时,小城上空,无穷无尽的太阳神火降临,弥漫整座小城。

    神火中,一尊身着金色战衣的男子从天而降,面容俊朗,英武逼人、

    旭日旸神,神界赫赫有名的战神,亲身降临。

    旸神亲临,小城中,弥漫的魔气迅速被焚尽,丝毫不存。

    魔气内,魔使神色微沉,不敢片刻多留,捏碎保命玉简,身影消失不见。

    虚空上,旭日旸神看着魔使离开,没有出手阻拦。

    “参见旸神。”

    下方,众人行礼,神色激动道。

    “起来吧。”

    话声落,旭日旸神身影降下,迈步走到方才天启的孩童前,开口道,“你可愿跟吾回神宫?”

    孩童身子一缩,神色闪过怯意。

    “炎儿,快跪下谢过旸神。”

    一旁,孩童的母亲眸中露出激动之色,道。

    听到母亲的命令,孩童跪下身子,怯生生道,“炎儿谢过旸神。”

    “你不必害怕,吾不会让你立刻离开这里跟吾回神宫。”

    旭日旸神看着前方孩童,平静道,“你方才天启不久,还未能真正掌握太阳真火,十年之后,若你的太阳神火能修至小成,吾便前来带你回神宫。”

    “多谢旸神。”孩童稍微稳定了情绪,恭敬道。

    旭日旸神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身影升起,从小城离去。

    旭日神宫,天火炼狱,火海中,知命之身静立,意识尽逝。

    渐渐地,宁辰周身,皮肤开裂,不断剥落,血与骨,在天火中迅速灰化。

    第六日,第七日……第十日,转眼的工夫,十日时间已至。

    中央神殿前,旭日旸神挥手,散去天火炼狱的禁锢。

    就在这时,九天之上,凤鸣惊世,漫天火浪冲天而起,化为巨大的火凤虚影,遮天蔽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